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接受綠色和平電台主持人小方訪談參考資料

一、美國人的大敵   蓋洛普公司(Gallup)20日發表最新民調結果,顯示伊朗、中國、朝鮮、阿富汗、伊拉克被美國人民認為是最大的敵人。   蓋洛普詢問美國人民,哪一個國家是美國的最大敵人?結果有32%的受訪者說是伊朗、23%的受訪者說是中國、…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敵人者,也達到11年來的頂點。這顯示美國人民對中國經濟影響力感到憂心。在去年,中國和朝鮮並列第2;但今年,認為朝鮮是大敵的比例已經大幅下降,與中國差一大截。…主要是有不少美國人認為中國是世界最大的經濟強權,並且對美國的經濟局勢有影響。儘管如此,還是有41%的受訪者喜歡中國。   美國人民認為中國對自己的國家有威脅,不是最近才開始的,但的確受到這幾年的一些事態發展影響。隨著中國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貿易國,並且舉國有一種取而代之的氣勢,美國輿論的確開始有不少檢討聲浪。 歐巴馬上台之初,為了要收拾小布希總統單邊主義在國際上的不良風評,以及全球金融風暴,本來是希望能跟中國多合作的。然而在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氣候變遷高峰會上,兩度派遣小卒與歐巴馬會談,讓美方認為中國故意冷落、羞辱歐巴馬。之後,美國開始有一些調整。2010年5月,美國副國務卿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在華府重要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公開否認美中兩國可以攜手解決國際問題的可能性。他說:「所謂的G-2並不存在」,對那些以為中國可以和美國攜手並進,共同解決世界問題的人澆了一頭冷水。 這段期間,中國又開始因為釣魚台問題跟日本起衝突,還以凍結稀土金屬出口的手段來對付日本。又跟南海周邊國家鬧得很不愉快。這都使美國有機可趁。2010年7 月24 日,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在越南舉行的「東協區域論壇」(ASEAN Regional Forum) 中, 發表談話,指出「解決南海主權爭議是優先要解決的外交事務,是美國國家利益的一部分」。希拉蕊一表態,周邊11 個國家立刻站到美國這邊。這使世人驚覺,東亞局勢已經出現變局。 去年5月,歐巴馬政府殺掉賓拉登之後,就有德國學者指出美國將會把焦點放到亞洲來。而且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也在10月發表「美國的太平洋世紀」,意味著美國將會以亞太事務為重心。 最近,美國的共和黨正在舉行初選,要產生一個候選人來與尋求連任的歐巴馬競爭。無論是共和黨各個候選人,或者是歐巴馬總統,都公開的批評中國。在過去,還沒有出現過這種朝野每個可能成為下屆總統的政壇領袖都罵中國的例子。這其實反映出美國民意對中國的疑慮。 然而,美國人把中國視為大敵,不必然對臺灣就是好的。這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正在考慮退到第二島鍊來對付中國。以現在美國的軍事實力,退居第二島鍊,仍然可以有效地對付中國。美國已經有很多聲音主張放棄臺灣,讓臺灣芬蘭化,以避免跟中國太快起衝突。這些聲音雖然不是主流,但已經越來越多人抱持這樣的觀點。很難說哪一天不會突然變成美國的新國策。 令人比較擔心的是,馬英九曾經公開向美國人說,臺灣will never要求美國為自己一戰。這其實會強化美國那些主張放棄臺灣者的聲勢。因為台灣的總統都不要求美國捍衛自己的國家了,美國也就有可能樂得不要跟中國直接起衝突,放手不管臺灣。 二、史亞萍事件 史亞萍在新加坡到底發生什麼事?外交部不告訴我們。目前兩種傳說:(1) 史亞萍在新加坡升國旗唱國歌,和(2) 史亞萍接觸新加坡反對黨領袖,都沒辦法證實。我們只能說,過去蔣政權曾經很愚蠢地介入美國總統大選,一次是壓寶杜威,結果杜魯門贏了,杜魯門就凍結對華美援;一次是壓寶尼克森,結果甘迺迪贏了,小甘說:「I may forgive, but I will not forget.」更糟糕的是,後來尼克森再度競選而成功後,卻去擁抱北京。如果不是水門案爆發,尼克森是準備與北京建交的。蔣政權也曾經愚蠢地在日本的總理選舉中壓寶福田鳩夫,結果田中角榮贏了,就跟我們斷交,去跟北京建交。我國的外交官在中南美洲也曾經有介入駐在國的內政而被抗議的例子。這次史亞萍是不是犯了同樣的錯誤,不得而知。 史亞萍跟新加坡政府之間的不愉快,也顯示出馬政府的外交做得不好。馬英九任內,跟日本政府之間曾經有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的「不惜一戰」之說,又為了齋藤正樹代表的一席「台灣地位未定論」鬧得兩國政府互相不見對方的大使。對美外交方面,也曾經為了在八八水災後「婉謝」美軍前來救災,而引起不少揣測。最後勉強讓美軍進來,馬英九卻在當年10月的國慶日說「中國的援助『遠超過其他任何國家』,而沒有在這一場演說中提到美國。」美國國會研究處刻意將這件事情寫在呈給國會議員的報告書中,顯示馬英九對美外交的失敗。 這份報告書還載明了馬英九的傾中伎倆,以及他擺明了不願意投入軍費和政治資本來打造台灣國防的事實。 近年來,美國各界「放棄台灣」的說法開始浮現在一些重要的刊物。《外交事務》雙月刊去年1/2月號就曾經登出波特蘭州立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季禮(Bruce Gilley)主張讓台灣「芬蘭化」的文章;去年5/6月號也刊出卡普蘭(Robert D. Kaplan)主張美國在守不住第一島鍊時,乾脆退守第二島鍊的文章;今年3/4月號又出現防禦性現實主義(defensive realism)學派的代表人物格拉瑟(Charles Glaser)主張美國應該棄守對台承諾的文章,並在今年7/8月號刊出格氏反駁外界批判的文章。原本極為保守、偏向右派的《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也於8月3日刊出卡托研究所(the Cato Institute)副總裁卡本特(Ted Galen Carpenter)的文章,說台灣對美國而言不是有價值的盟邦。 史亞萍駐新加坡任內,最明顯的失敗應該是臺灣與新加坡的FTA「有聲無影」。我國在國際貿易上最大的敵人韓國,與美國之間的FTA在下個月15日就要正式生效。韓國還跟歐盟等國都已經簽好FTA。臺灣卻只有一個目前只有殼子、沒有內涵的ECFA。德國作家嚴斯(Jens Kastner)去年就曾投書《亞洲時報線上》(Asia Times Online),發出警訊說<台北在自由貿易區競賽中失敗了>。 嚴斯寫這份報導時,歐盟與韓國的自由貿易協定眼看就要生效了,台灣的外交部卻擺明了不急著跟歐盟簽自由貿易協定。歐盟對來自韓國和台灣的貨品所課的稅率原本是3.96%,現已調高到13.06%。韓國一旦與歐盟簽定自由貿易協定,負擔沉重關稅的台商將面臨重大的競爭劣勢。 另一方面,儘管日本私部門敦請台灣當局去跟日方針對自由貿易協定展開談判,迄今為止官方卻沒有動靜。 新加坡雖然願意跟台灣談判自由貿易協定,但在台韓競爭上卻幫不上大忙,因為韓國與新加坡的貿易額本來就不是太大。更糟糕的是,史亞平跟新加坡政府關係緊張後,整個談判更陷入停擺狀態。 在台灣牛步不前之際,韓國到處簽定FTA。台灣勢必將承受越來越嚴重的打擊。 三、林書豪現象 「林來瘋」不是臺灣一國的熱情,而是世界各國球迷與輿論界共同對「哈佛小子」的好感。除了因為林書豪對 上帝的信仰,以及他先前被埋沒、如今大放光芒之外,還有他的哈佛學位以及亞裔美國人身份。國外媒體說,哈佛大學生產出來的美國總統還比球星多,因此林書豪很特別。再者,雖然姚明等亞洲去的球星也曾在NBA大放異彩,但林書豪是第一個土生土長而進入NBA的亞裔美國人。這也是為何前兩天來臺訪問的美國參議員要對馬英九說:「Lin is an American, OK!」 馬英九是出名的「不沾鍋」,但是要「沾光」的專家。壞事、麻煩事,他都想辦法「不沾鍋」;人家出名了,他就要「沾光」。對林書豪這樣、對曾雅妮也這樣。林書豪成名後,他說要培養第二個林書豪。但是,林書豪就不是臺灣培養的啊!要怎樣培養第二個?曾雅妮是臺灣培養的,但在她舉世聞名前,去拜託馬英九舉辦高爾夫球賽。馬英九是怎麼反應的呢?不是嫌太貴嗎?不是覺得這筆錢可以辦很多場游泳比賽嗎?他哪裡真的在乎體育呢? 馬政府這種「不沾鍋」但要「沾光」的心態不改變,臺灣的體育界是只能自求多福的。事實上,整個台灣現在都只能自求多福、多禱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