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菲律賓 兩個世界

由於新台幣相較於菲律賓披索是強勢貨幣,我們不免覺得菲律賓是個購物天堂。即便是國際品牌的貨品,在菲律賓買起來也只有台灣的七折。因此,我們當然想要去逛逛宿霧人的消費場所。 我們先去當地人一般人消費的卡邦市場,看看當地物廉價美的土產和編織品;午餐後,又前往中上階層人士消費的Robinson百貨公司和SM購物廣場血拼。一日之間,經歷了兩個世界! 卡邦市場很像我幼年時代的傳統市場,但遍地泥濘比起台灣當年的程度又有過之而無不及。逛這個市場時,我們從頭到尾被一大群小孩圍著乞討。據聞,在菲律賓有許多孩童因為家裡繳不起學費而輟學,我們淘汰的文具他們都很珍惜。我們一行人在這個市場轉了一圈,真正消費的是有位學者請了全體團員一人一顆椰子。喝完之後,老闆將椰子剖開,請我們享用椰肉。同行的學者告訴我,我們一轉身,那些圍在我們身邊看能不能討得幾枚銅板的孩子,立刻就把我們沒吃完的椰肉拿去吃。我在宿霧短暫停留,天天看到髒兮兮的小孩伸手乞討,有的甚至會將臉貼在緩慢行進中的計程車車窗,看我會不會搖下車窗賞他點錢。 菲律賓的百貨公司則不會輸給台灣的同業,兩年前我到馬尼拉訪問時,看到的購物中心更比高雄的夢時代更大更美。在台灣的百貨公司看得到的商品,在菲律賓也應有盡有,而且往往更為便宜。這次在宿霧看到的購物中心,也同樣是異國風味餐廳林立,希臘菜、克羅埃西亞菜隨你選擇。如果不是在較高樓層一眼看去鄰近都是老舊房舍,或許會以為自己身在台灣也說不定。 當年的菲律賓是比台灣更富裕更進步的國家。曾幾何時,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大到極點。有錢人,可以到百貨公司享受接高物價的舶來品;窮苦人家,連到卡邦市場都得撿人家吃剩的。這是什麼世界? 或許有人習慣性地認為貧窮是懶散的結果。但菲律賓人懶散嗎?並沒有!我投宿的聖卡羅大學實習旅館外面的街道上,天沒亮就有人擺攤,有人替公車司機吆喝乘客,到了半夜連我這個夜貓子得睡覺時,他們還在工作。為什麼這麼辛勤努力,卻連求個溫飽都很困難呢? 另外一種刻版印象的錯誤歸因是以為菲律賓人不聰明。然而,我幾次參加台菲雙方合辦的研討會,親眼看過許多菲國學者基於紮實方法論與邏輯訓練所提出的各種問題,有時會讓一些台灣學者招架不住。憑什麼說他們不聰明? 問題不出在菲國人民懶散,也不是他們不聰明,而是那個國家貧富差距太大了。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都很貧窮,其實問題不大;但當少數人享受著優渥的生活,絕大多數人卻得窮苦度日,就很難保障社會安定。菲律賓的治安不好,商家都得聘用荷槍實彈的保全人員,連大學文教區都不適合在晚上九點以後外出散步,這不正是因為貧富差距太大的結果嗎? 鄧小平說:「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菲律賓慘痛實證結果證明,這樣做並不會解決問題。事實上,就算今天中國的整體經濟力量已經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但去年的人均GDP卻排到全球第94名,比許多亞非拉國家還要遜色。少數特權階級的寡佔利益,哪裡會是全體人民的真實利益。 後進國家學習資本主義化的過程中,有不少人會誤信當權派所鼓吹的鬼話:「特定廠商的利益=市場的利益=全體國人的利益=我的利益」。有這種想法的人最好去一趟菲律賓,看看那些辛勤勞苦卻沒辦法讓自己的孩子過得有尊嚴的人。當一個社會太過充斥虛假意識,把少數人的特權與資源壟斷當成理所當然,就很難不付出代價。誰來保證你和你的子孫就是那些能夠吃香喝辣的少數人? 貧富差距肇因於政府無能又無心。在民主社會,容忍這種政府被選舉產生並繼續存在,人民也要負責任。“People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這個 “deserve”可以翻譯作「配得」,也可以翻譯作「活該」。我們豈能讓自己和自己的子孫活該讓「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政府統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