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馬英九的臉書

上週五(1月28日),國內外同時出現兩則跟網路有關的新聞:馬英九在臉書(Facebook)上開啟了他的粉絲專頁;埃及面對透過網路社群互相聯繫、來勢洶洶的示威群眾,把網路關閉了。 儘管李家同斥責「笨蛋才去看PTT」、並宣稱「成功的人不會看臉書」,但國民黨網軍與中國「五毛黨」(在網路上發文捍衛中國官方立場以換取酬勞的特務)的存在,卻證明兩岸的「黨國」並沒有小看網路這個溝通平台。他們在網路上之所以處於劣勢,不是因為上頭不夠重視,要真比起自動自發的泛綠網友,那些網軍的資源還比較多;他們之所以吃鱉,說穿了是因為那兩個「黨國」的思維經常違反邏輯,太難自圓其說,在民主化的台灣很難唬得了年輕人罷了。 埃及目前的示威運動,是受到突尼西亞人民「茉莉革命」的鼓舞。突國被趕下台的前總統班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是個典型的獨裁者,對於媒體嚴加管控,但突尼西亞人民善用推特(Twitter)與臉書等網路平台,將各種訊息傳遞出去,突破了政府的封鎖,是後來局勢演變的關鍵因素。這場革命風潮蔓延到其他鄰近的穆斯林國家,對埃及與葉門等國的衝擊尤其激烈。埃及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政府唯恐步上突尼西亞的後塵,乃關閉了該國的網路。 埃及切斷網路的作法是否能平息已經走上街頭的人民對萬年總統的不滿,尚待觀察。馬英九開啟臉書帳號的作法,看似與埃及穆巴拉克總統正反兩極,但是否真能收效呢?是否能像美國歐巴馬總統那樣與年輕人產生良好的互動呢? 如果國民黨在網路世界居於下風,不是技術問題,而是訊息本身的問題,那麼馬英九「御駕親征」是否就能解決這個問題?答案恐怕不容樂觀。首先,馬英九並不像歐巴馬那樣親切,而是個較有距離感的人。網路世界講究互動,馬英九的時間有限,很難讓人相信他會像李登輝或謝長廷那樣親自打字。其次,政治人物使用臉書、舖浪(Plurk)等網路平台,目的應該不是政令宣導,那種事情官方的發言人乃至通訊社就可以充分做到;上網的用意應該是要和年輕人有更多的對話。然而,馬英九粉絲專頁開張第一天,負責維護的人就設下重重的版規,摩拳擦掌地準備把不同意見一一砍掉(或許還會利用臉書的「檢舉」功能,讓對方的臉書帳號受到處分)。 看來,馬英九是把臉書當成他另一個「爐邊談話」的管道,人民只能單向地接收,而不能與他有所互動。 這種單向的訊息傳遞方式是過時的。當代行政學的思潮已經進入「新公共服務」的時代。首倡這個觀點的兩位丹哈特教授指出:「行政人員必須『傾聽』而非『告知』公眾,必須『服務』而非『領航』。」 所謂「『傾聽』而非『告知』」,指的是政府要與人民對話,這是有來有往的雙向溝通,而不是「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單向宣諭。「傾聽」不是「你所說的,我知道了,但是so what?」;而是願意採納對方的意見而修正甚至放棄自己本來的構想。所謂「『服務』而非『領航』」是指政府要知道自己的角色,只是受人民委託來提供公共服務者,人民才是主人,政府要接受人民的旨意,而不要妄想「領航」。 長久以來,國民黨人和泛藍媒體以菁英自居,儘管台灣已經民主化了,他們還是有高高在上「領航」的心態,只知道要人民聽從他們的指揮,而沒有「傾聽」人民意見,與人民對話的誠意。馬英九的臉書粉書專頁從一開始就擺明了把不同意見當成「鬧場」、「踢館」,而採取嚴加防範的守門態度,不但無助於拉近他與一般選民之間的距離感,反而把他守舊陳腐與專制、不民主的真實面顯露出來。 網路只是一個方便人們互動的平台,重點始終都還是在這個平台上活動的人。一個人如果沒有對話的誠意,無論是在一般的場合,還是透過哪一種管道與平台,都將只會讓對方懶得理他。網路世界,雖然也稱為「虛擬世界」,但做人處事的道理還是跟真正面對面的時候沒有兩樣,一點也不「虛擬」。或許,我們可以將李家同的話稍微改一下:「笨蛋才敢去PTT唬人」、「成功的人不會把上臉書當成小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