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效法猶太人壓力團體監督代議士

台灣民主的毒瘤之一,是代議士聽命於政黨並追求統治集團利益,而不理會真正的主權者-全體公民的意志。為了醫治這個毒瘤,我們有必要效法猶太人壓力團體的榜樣。 自從法國大革命打掉王室與貴族的神聖性後,許多政權都是打著「人民」的旗號。北京中南海就有一幅毛澤東手書「為人民服務」的大型標語。然而,沒有組織的人民,對專制政權而言是無足輕重的。共產黨可以拿革命先鋒隊來代表人民,國民黨也可以用各種特權籠絡「茲爾多士」。換句話說,沒有組織,人民就不算主人,而是被統治者予取予求的對象。 有組織的人民也未必就能監督政府。在列寧式政黨的統治下,人民的組織也不是不存在,而是扮演黨國體制的「輸送帶」,負責把黨國的意志傳遞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並且幫忙黨國動員個人。光有組織,也沒有辦法發揮監督的功能。 民主制度因為有選舉動員的壓力,給了人民組織起來施壓的空間。畢竟,沒有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可以在悖逆選區選民的情況下,還能高枕無憂。然而,也不是每一個民主國家的民間團體,都有能力對政治人物施加壓力。 台灣當前的問題是,民間團體大多對政治沒有興趣,而對政治有興趣的民間團體,又大多是特定政黨的後援組織與同情者。這樣的民間團體,對於敵對陣營的政治人物,其實不痛不癢。蓋這些團體本來就不會投票支持自己,他們的反對意見,其實大可不予理會。 因此,我們有必要效法猶太人監督美國代議士的手段。十幾年前,我曾經負責台大法學院的網站維護。在整理了一些值得法政教育學生參考的網站時,我注意到猶太人的一個監督美國國會的辦法,或許值得我們來效法並加以改良。猶太人對於任何與他們有關的議題,都會放在網頁上討論,並說明這個政策對他們到底如何有幫助或如何有害,然後會在這一個頁面的下面,做一個連結,讓讀者可以直接找到他選區的參眾議員信箱和電話,直接寫信去敦促或罵人。猶太人還會把範本寫好,讓不太有文采的讀者可以略做修正後寄出。這是猶太人善用美國民主制度的手段,值得我們參考! 在民主社會中,有許多人不一定會支持民進黨,也不喜歡民進黨某些特定的政治人物,但同時對於國民黨許多不公不義政策與不當的施政也很感冒。我們有必要在各種議題上爭取他們的支持,如此才能對每一個黨派的政治人物施加真正的壓力。我們也有必要讓民進黨的政治人物知道,台派選民對他們經常性的「反正你也只能投我」那種態度深不以為然。唯有讓更多的公民有機會反應他們的心聲,政治人物才會感受到壓力,台灣的民主才會有往前進步的可能。我們自己選區的代議士,不管我們自己有沒有投票給他,都應對我們自己負責任。換句話說,我們若放任自己選區的代議士無視於我們的存在,就是任憑自己的權利受損害。 我們需要拿出行動,定期地把一些全民(不只民進黨支持者)所關心的議題加以整理,提出評估,告訴讀者:這個議題對你我的切身利益有什麼助益或傷害,並且要讓讀者很容易就找到聯絡自己選區代議士的方式,直接去表達意見。只有行動,才會帶來改變。 最近突尼西亞發生政變,推特和臉書等網路工具發揮了關鍵性的角色。台灣的網路普及率以及電腦科技都遠比世界大多數的國家更先進,我們能繼續只是靠網路平台發發牢騷,卻不去對該對我們負責的代議士施加壓力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