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打造公義的國度

我們都期待有一個獨立自主的台灣國,但這個國度不能只有獨立自主,還應該有更豐富的內涵。 2007年榮獲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的動畫片《茉莉人生》(Persepolis),描述原著作者瑪贊.莎塔碧(Marjane Satrapi)的親身經歷。莎塔碧小姐以伊朗小姑娘瑪琪化身為她的影子,見證她父親、叔父等長輩如何在巴勒維國王時代,力圖建立一個沒有王室的現代化國家。當年那些推翻巴勒維國王的人,想說把王室推翻就天下太平了。她的父親是個非常西化的人,叔父則是個左派,早期被迫流亡國外。革命之初,左派回來幫忙建設。但沒多久,伊斯蘭教長何梅尼就肅清左派。舊有的王室走了,新的統治階級上來了。王室倒了,接下來就先打倒左派,左派倒了就反伊拉克,反美,然後國家亂七八糟,人民比以前更沒尊嚴。 這個故事的背景對長期受國民黨填鴨教育的我們來講,其實並不陌生。辛亥革命推翻大清帝國,也不過就是舊有的皇室走了,新的統治階級上來了,然後國家亂七八糟,如此而已。對台灣人來講,更不幸的是65年前舊的外來政權走了,新的外來政權來了,然後把台灣驟然拉到更封建、更僵化的專制統治之下,人民比以前更沒尊嚴。儘管後來台灣民主化了,特權階級依然高人一等。我們號稱是民主的國家,但全民普選產生的政府卻只知道要謀求少數人的利益,不惜踐踏憲政體制,也不知道何謂正當程序。有了民主普選的正當性,這個政府卻吃相難看,蠻橫的程度竟遠超過獨裁的兩蔣。 有人主張民進黨再度執政後首要任務是徹底執行「轉型正義」。這很有道理,但「轉型正義」是什麼?除了去除掉獨裁時代的符號(把國民黨黨徽從國徽和國旗中拿掉)、廢除黨國教育、要求獨裁者的幫兇們道歉之外,還應該做什麼呢? 我們必須先搞清楚,所謂的「轉型」是要從現在的型態,轉去哪一個型態? 現在的型態是什麼?是空有民主選舉制度,沒有民主內涵。代議制度的瑕疵在台灣非常明顯:「台灣在政黨輪替之後的代議政治,不僅個別委員只能利用質詢之際,形式問責於行政官員,實質並無構成對行政部門的強制約束力,而且在國會黨團協商成為建立法案共識的機制後,黨團代表成為主要立法定制者,因之產出的立法或預算,回應政黨的想望每多於被代理人的,……在代理人的角色產生質變之後,由公僕轉變為「主人」之際,被代理人就可能居於民主的牢籠裡,聽任「主人」的擺佈,(自己卻)完全失去主人的民主地位。」(林水波、邱靖鈜《公民投票vs.公民會議》台北:五南圖書,2006年,p.67) 換句話說,我們現在的問題並非只是把國民黨換掉就天下太平了!這些代議制的瑕疵,民進黨也有份,其他小黨和無黨籍也都有份!在此,我要呼籲那些打算高舉「轉型正義」旗號的公職候選人,先面對目前代議政治的瑕疵,對自己的錯誤做出真心的道歉,然後告訴選民:你希望轉型到那一個型態? 「轉型正義」不是只要檢討別人過去的錯誤就好了。那種簡單的作法叫做「推卸責任」與「整肅」。這種把戲,我們從2008年5月以來已經看到厭煩透頂。您說那是國民黨幹的,民進黨不會這樣。但請您記住:民主社會仰賴的,不是個別政治人物的人品,而是制度。高唱「轉型正義」非常好,我們也萬分期待台灣能夠轉型為一個公義的國度!但請在美麗的口號之下,提出您的制度設計。 「公義」是匡正過去的錯誤。過去的政權以追求經濟發展的名義,強取豪奪人民的土地財產,該如何匡正?日本殖民政府把原住民趕下山,強佔了他們的家園,國民黨來繼續強佔,這又該如何匡正?這些,都是喊高「轉型正義」者該去思考的。我們最不樂見的,是新的統治階級上來了,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舊有的統治階級,然後兩手一攤,滿口五四三。 我們要追求「轉型正義」,請拿出您的藍圖,告訴我們:您要如何將台灣轉型為一個公義的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