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立始於自主之精神

我們都期待台灣成為一個真正主權獨立的國家;然而,身為獨派,我們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努力。 「『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上不是一個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而根本就是中國的一個政府」、「我們的友邦所承認的『中華民國』,是一個代表全中國的政府、是蔣介石神話的延續、是一個虛構;那些離棄『中華民國』、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國政府,不是在做國家承認,而是選擇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來做為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不等於台灣」,以及「台灣這個國家根本還沒有真正建立,更沒有被承認」等等複雜的國際法現實,連政治學科班出身的人都不見得知道,也不見得有興趣花時間徹底瞭解,就更不用說是一般的台灣公民了。 許多本土派指標性政治人物常掛在嘴邊的名言:「中華民國已經是一個獨立國家」,使得一般公民更加難以理解我們的國際現實。當一般公民都不覺得這是一個大議題的時候,那要憑什麼責怪他們沒有改變投票行為呢? 要如何追求「台灣獨立」?最簡單也最困難的作法,當然是昭告全世界台灣是一個不同於中國的國家。說這樣做最簡單,是因為只要主權者同意,政府就能進行這樣的宣告;說這樣做最困難,那是因為民主國家的主權者是全體國民,要說服全體國民不要怕中國的報復,不要顧慮因此而來的經濟損失,對於怕死又愛錢的台灣人來說,談何容易。 困難但有價值的事,當然要持續去做,只是使用的方法可以檢討。台灣獨立不是靠上街頭示威抗議就可以換國旗和國號的,也不是靠辦媒體寫文章就可以爭取到更多支持者的。換言之,台灣獨立不是靠喊口號就有用;台灣的問題也不是靠「正名」就能解決的(台灣的問題是根本還沒獨立,而不是還沒有改名字),而必須先使主權者-全體國民有新的認識,才能藉由國際社會的力量來促成的。 最困難也最簡單的方法,是必須建構出一套自主精神。台灣當前最大的危機,其實是「知識界的懈怠」。台灣的主流媒體把解決台灣各種經濟困境的答案全指向加速與中國進行各種合作,學界的指標性人物在這方面扮演的是助長而不是提出質疑。這使得資歷較淺的教師與研究生礙於升等與論文審查卡在他們手中,難以勇於提出相反的見解。特別是洪財隆教授因為質疑ECFA的效益而慘遭台灣經濟研究院整肅,以他的學識,離任竟然只能取得兼任教職,更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為了台灣獨立的長久發展,台派人士有必要建立起類似美國兩黨所倚重的智庫,來使一些學術界人士得以有發展的空間與後盾,從而可以提出較為深刻的台獨理論。 我們需要這樣的台獨理論:台灣如何不依賴中國而與其他國家(特別是韓國)競爭?台灣如何在價值觀上與中國脫鉤?如何建構出台灣不同於中國的獨特性?這些都不是簡單兩三句話可以說服主權者-全體國民的。特別是國民黨政府長年的黨國教育灌輸給全體國民整套中國史觀,以及目前主流媒體灌輸給國人的「與中國掛勾=賺大錢」觀念,都不是喊喊台灣獨立就能撼動的。主張台灣獨立的同道們,我們有責任提出一套觀點來破解之。這是追求台灣獨立最困難,也最簡單的方法。這很困難,因為我們不能只是喊「台灣獨立」就能解決問題;這也最簡單,因為只要人心改變了,局勢就會迎刃而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