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王建煊的「打工笨死說」談泛藍統治者的階級屬性

大學生打工的問題其實可以從好幾個層面來切入:為什麼要打工,如何避免打工影響學業,解決了前面兩個問題才能問打工到底好不好,是不是笨死了。 大學生為什麼要打工?答案當然是需要錢。菁英階級子弟打工,是為了有自由可以運用這筆錢,不必看父母親臉色,這是一種「可欲性」;一般平民大眾子弟打工,是為了要活命,這是一種「必要性」。罵大學生打工笨死了,基本上是認定學生都是前者,可以選擇打工,也可以選擇不要打工。這跟法王路易十六的瑪莉皇后以為每個人都可以在吃麵包或吃蛋糕之間做選擇,或者晉惠帝以為家家戶戶都可以在五穀和肉糜之間做選擇,犯了同樣的錯誤。 王建煊覺得自己很委屈,他分明是一番好意,為何引起這麼強烈的反彈?他的確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因為既得利益者經常把自己的特權當作理所當然。既得利益者的特權往往來自統治階級的設計,目的是要使自己人能長久主導國家機器。在教育改革前,大學還是窄門的時代,能夠進入大學就讀的人,大多數來自中上家庭或是享有18%優惠存款的公教家庭。一方面,這些家庭的家長比較能督促小孩讀書,也能在子女有問題時隨時提供協助;另一方面,這些家庭的子弟不必幫忙下田、做工,較有閒暇。菁英與特權子弟的家庭經濟背景往往是其之所以能夠不事生產多年,享受高等教育的主要因素。在其同儕必須汲汲營營,勤工儉學地湊學費、生活費時,菁英子弟往往可以擁有更多的心力讀書、修身養性,以及出國增長見聞。當時這些家庭的家長,的確會要求子弟不要去打工,避免分心、耽誤了學業。 拜教改之賜,大學林立,只要願意都能進得去一間大學唸書。這時大學生的家庭結構,就開始和社會結構貼近了。當人人有書讀,卻不是家家繳得起學費,或是繳完學費就給不起生活費時,學生出來找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特權子弟當上高官之後,不去思考在制度面上如何幫助這麼多窮學生,卻去斥責窮人子弟打工是「笨死了」,怎能不令人感到既傲慢又冷血,因而深感憤怒呢? 打工過度,的確會影響學業。當老師的人常會認識一些因為打工而精神不振的學生。因此,許多國家會要求學生在學期中只能打工多少小時,在寒暑假再做較長時間的打工。然而,這些國家都有很優渥的獎學金制度,提供給優秀的學生申請。反觀台灣,國家和社會提供的獎學金卻非常稀少,而且金額不高,無法讓學生安心讀書,要學生不打工,那他們如何生活? 話再說回來,打工真的不好嗎?一個鼓勵年輕人負責任的社會,會正面看待年輕人自謀生計。在美國,繳不起學費就暫時休學出去工作,等賺夠錢再回來把書讀完的人比比皆是。歐洲年輕人也是一成年就搬出父母的家,自己賺錢付房租。台灣人要求子女除了讀書之外,什麼都不要管,連家事也不用管,結果大學畢業後變成「啃老族」(窩在家中吃父母老本)和「月光族」(對自己的未來不負責任的)有多少?那些真正能獨當一面,卻對他人死活不當一回事的,又有多少?當一個社會中充斥這種不負責任和冷血的人,這個國家會有光明的錢途嗎? 王建煊喜歡讓別人知道他熱心公益,大概很難接受我罵他冷血。然而,他站在高高在上的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去批評那些勞苦大眾的子弟,這就是不折不扣的冷血。其實,具有這種冷血心態的權貴子弟比比皆是,只是他老王愛賣瓜,言多必失,把許多泛藍統治階級心中不敢講的話講明了而已。君不見,馬英九的治國週記這次找來大學生,肯定他們出國打工可以增廣見聞,卻搞不清楚有多少大學生打工是為了要活下去?馬英九的問題其實跟王建煊一樣:權貴子弟搞不清楚窮人家小孩真正要的是什麼。儘管他們貌似誠懇,又跑到各地去long stay,還是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一個事實:他們跟我們,真的是「不同國」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