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28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那道號稱「反法西斯」的圍牆

東德政權與納粹政權的差別,主要在於不再高舉「德國、德國,高於一切」(“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s”,德國國歌第一段歌詞);但在收編社會組織和高壓統治上,其實根本不分軒輊。 一、東德政權收編社會團體的方法 東德政權長達41年的嚴密統治,使東德的民間社會薄弱無力,即便與鄰近的社會主義國家如匈牙利、捷克,或波蘭相較之下,也顯得遜色許多。東德從未有過類似「布拉格之春」的大規模反抗運動,也缺乏像波蘭「團結工聯」那樣強而有力的團體來與社會主義政權周旋。這是社會組織被徹底收編的結果。 東德共黨政權如八爪章魚,牢牢控制東德社會各階層、各角落,主要是透過四個層級的控制。 權力核心:德國社會主義統一黨 1946年4月22日,德國共產黨(Kommunis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KPD)在蘇聯佔領軍政府的強制命令下,強迫社會民主黨(Sozi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SPD)與之合併,改組為「德國社會主義統一黨」(Sozialistische Einheitspartei Deutschlands, SED)。此後直到柏林圍牆倒塌,社會主義統一黨都是東德的權力核心。1968年東德憲法第一條便開宗明義闡明該黨的領導地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是一個工農社會主義國家。她在工人階級與馬列主義政黨的領導下,是一個勞動的政治組織。」而該黨的政治局更是東德政治、經濟、社會的最高領導中樞。 第二層統治機制:民主政黨與群眾組織聯盟 然而社會主義統一黨自我定位為工人階級政黨,對於其他農民、手工業者、宗教界人士與知識分子等不同社會階層,則允許其他四個政黨予以吸收,再組成「民主政黨與群眾組織聯盟」(Demokratischen Block der Parteien und Massenorganisationen)將這些政黨與其他的群眾組織收編進來,運用「民主集中制」(der demokratische Zentralismus)的決策模式,確保社會主義統一黨在其中的領導地位。 早在社會主義統一黨還沒成立以前,蘇佔區軍政府便於1945年7月14日,命令德國共產黨、社會民主黨、基督民主聯盟(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 Deutschlands, CDUD)與德意志自由民主黨(Liber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LDPD)合組「反法西斯民主政黨統一戰線(Einheisfront der antifaschistisch-demokratischen Parteien)」,每個政黨派出5名代表組成一個委員會,所有決議都採無異議通過制,每個政黨理論上都有否決權,但實際上各政黨都知道否決共產黨的決策將會導致蘇佔區軍政府的報復。因此,統一戰線不過是德國共產黨的背書機關而已。1946年,蘇佔區當局又迫使「反法西斯民主政黨統一戰線」各政黨於「社會主義統一黨」的領導下,組成跨黨派之聯合內閣。 同年,蘇佔區當局又扶持「德國民主農民黨」(Demokratische Bauerpartei Deutschlands, DBD)與「德國國家民主黨」(National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s, NDPD)成立,並加入「反法西斯民主政黨統一戰線」。這兩個新政黨,事實上是社會主義統一黨的分支,其成立的真正目的在挖取基民盟和自由黨的群眾基礎,以免後者過於龐大,難以控制。不但如此,為了使基督民主聯盟與德意志自由民主黨能更順從社會主義統一黨的指揮,蘇佔區當局還於1947年到48年間對這兩個政黨進行整肅,透過謀殺、放逐等方式處理掉兩黨中的異議人士,以便扶持兩黨中較能配合當局的人士出任領導人。1949年10月7日東德建國,「反法西斯民主政黨統一戰線」依社會主義統一黨之政策綱領,以「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陣線」(Nationale Front der DDR)之名義運作。 基督民主聯盟、德意志自由民主黨、德意志國家民主黨以及德國民主農民黨等四個政黨雖然被允許與德國社會主義統一黨合組「民主政黨與群眾組織聯盟」、參與政府運作,而被稱為「聯盟政黨」(Blockparteien),但並沒有西歐各多黨制議會內閣制國家所組成的「聯合內閣」(coalition)功能;相關決策是由各政黨領袖以「一致決」方式決定之(無須事先經各政黨內部進行諮商),對所有政黨均有拘束性。「聯盟政黨」的功能主要是擔任社會主義統一黨之「輸送帶」(Transmissionsriemen),替社會主義統一黨傳達命令到社會的各個角落,並將各個社會階層整合到該黨的統治機制下;此外的功能還包括沖淡社會主義統一黨的一黨專政色彩、充當與西德同樣性質政黨(如西德的基民盟、自由黨)溝通的橋樑等。這些政黨除了其既有群眾基礎外,不得於工廠、軍隊、學校發展組織,因此亦不可能挑戰社會主義統一黨的領導地位。「聯盟政黨」雖然依附於社會主義統一黨,卻未獲得太大的信任,仍受到嚴密的監控與策略性的削弱,甚至一度面臨被解散的危機。長期受到壓抑的結果,「聯盟政黨」日後在1989年巨變中,並未能扮演任何主導的角色。由於「聯盟政黨」必須配合社會主義統一黨的號令行事,長久以來,東德人民乃對任何政黨都抱持不信任的態度,直到統一之後仍然如此。 除了「聯盟政黨」外,其他的群眾組織,也都一樣被整併到「民主政黨與群眾組織聯盟」旗下,充當社會主義統一黨的「輸送帶」。最主要的群眾組織有4個:「自由德意志工會聯盟」(Freie Deutsche Gewerkschaftsbund, FDGB)、「自由德意志青年」(die Freie Deutsche Jugend, FDJ)、「德國民主婦女協會」(der Demokratische Frauenbund Deutschlands, DFD)、「德意志文化協會」(der Deutsche Kulturbund)。 「自由德意志工會聯盟」於1945年成立,會員數高達到937萬,佔東德人口約二分之一強,在東德憲法中甚至有專章規定其權利,甚至有創制法律的權利,卻只是社會主義統一黨最大的輸送帶,而不是獨立的利益團體。論者以為,由於東德將大多數企業收歸「全民資產(Volkseigentum)」,資產既屬於全民所有,資方並不存在,東德的工會根本不能像西方國家的同業一般,替工人向資方爭取權益。 「自由德意志青年」則根本是社會主義統一黨的分支機構,1946年在當時東得第二把交椅何內克(Eric Honecker)一手主導下成立,並由其負責指導,是其日後穩固在黨內地位,最後取代烏布利希(Walther Ulbricht)成為東德最高領導人的主要地盤。社會主義統一黨的黨章中有專章界定兩者之合作關係:「自由德意志青年,作為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社會主義青年組織,是本黨的積極合作伙伴以及從事鬥爭的後備隊伍。」該組織的標的群眾是14歲至25歲的青年,1980年代末期約有21萬名會員,吸收了將近70%的東德青年。 此外,「德國民主婦女協會」有150萬名會員,「德意志文化協會」則有26六萬名會員。兩者均聽令於社會主義統一黨。以上這些群眾組織在「人民議院」中也分配到一定的席位。 第三層統治機制: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陣線 1949年10月7日成立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陣線」以「民主政黨與群眾組織聯盟」為核心,將東德境內所有大大小小的組織團體(大到前述所有團體,小到園藝協會、養蜂牧協會等組織),全部整編進來,接受社會主義統一黨的指揮。 「國家陣線」最初成立時的使命,是遵循史達林的意旨,為阻止西德的「親西政策(Westintegration)」,試圖將東德的影響力擴展到全德各地,企圖左右西德追求統一的聲浪。1968年東德修改憲法,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定義成「由德意志民族組成的社會主義國家」,不再強調「全體德國人民」後,「國家陣線」的主要任務轉變為使所有政黨與群眾組織結合在共同的社會主義道路上。1968年東德憲法第三條第一段明文規定:「所有人民的力量集合起來,有組織地展現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陣線中。」第三條第二段則明確地指出社會主義統一黨在「國家陣線」中的角色:「為實踐社會主義統一黨的綱領,以及黨代表大會與國家陣線會議的決議,各政黨、群眾組織,以及不隸屬各政黨的公民們在國家陣線中集會,以共同參與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積極建設社會主義理想國度之實踐。」「國家陣線」的真正功能:為社會主義統一黨服務、傳達社會主義統一黨的意旨,在此清楚顯明。 根據統計,在1989年,「國家陣線」共有一萬九千四百個大大小小的委員會(小到管理住宅區的委員會都在其中),工作人員達四十萬五千位。工作的性質細緻到連鄰里社區都在其服務範圍內。其活動目的在於,即便不隸屬任何政黨或群眾團體的人民,也能被「國家陣線」的觸角給動員到。 「國家陣線」除了收編社會團體的功能外,還有一項功能:辦理自人民議院、行政區議會、縣議會、市民代表大會、村里群眾大會、乃至鄉鎮代表的各類選舉,並提供候選人統一名單(Einheitslist)。東德公民在各類選舉中,僅能就統一名單中挑選之。 社會主義統一黨的整編結構 綜上所述,吾人可以發現,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的整編結構:最核心是該黨,其外層以「民主政黨與群眾組織聯盟」收編四個政黨與其他大型群眾組織,第三層則以「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陣線」將社會上所有的組織整編進來,層層傳達社會主義統一黨的旨意,將整個東德社會鉅細靡遺地控制在黨國體制之下。 二、東德政權監視社會團體的機制:國家安全部 東德政權對社會的掌控,除了運用「自由政黨與群眾組織」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陣線」予以收編之外,另一手的策略則是透過國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 Stasi)進行高壓統治。 東德國家安全部淵源自蘇聯的情報機關KGB。國家安全部早期的幹部,大多曾在KGB服務,或為KGB工作過。1945年蘇聯攻佔德國東部後,隨即訓令這些老幹部組織秘密警察機關,由蘇聯顧問指揮。KGB並直接在柏林設立支部指導之,常駐人員約在八百到一千兩百人之間,是KGB在蘇聯境外最龐大的支部。1950年2月8日,國家安全部正式成立。其成立宗旨為:「東德社會統一黨指導下,為無產階級專政服務的機關,為保護工農階級的權力以及革命的發展,對國內外敵人反革命的行為加以反制,並確保內部安全與秩序。」然而一直到五0年代末期,國家安全部都直接接受蘇聯共產黨的指揮,連東德執政的社會統一黨都不能過問其中的人事。更有甚者,第一、二任國家安全部首腦都曾與社會統一黨中央有過激烈衝突。東德社會統一黨第一書記烏布利希甚至得利用「東柏林事件」的失控,對國家安全部加以批判:「國家安全部超越黨機關,已經變成國中之國」、「沒有向黨中央彙報反革命份子的動向,因此,應負起六月十七日暴動事件的責任」,方能使得他所不滿意的第一任部長蔡佘(Wilhelm Zeisser)去職。直到第三任部長米爾克(Erich Mielke)在1957年上台後,其無個人政治意見、沒有野心、忠誠扮演黨國機器的人格特質,方與東德掌舵的烏布里希及何內克全然相安無事,確認了「由社會統一黨下命令,國家安全部執行」的模式,國家安全部的口號則定為:「黨的盾牌與寶劍(Schild und Schwert der Partei)。」。是以米爾克不但安穩地做了二十幾年的國家安全部長,1971年起進入東德社會統一黨的政治局後,仍然繼續指導國家安全部,直到東西德統一前夕,國家安全部被解散為止。根據繼何內克之後領導社會主義統一黨的克倫茲(Egon Krenz)的回憶錄記載,何內克與米爾克在每次政治局會議後都一定會闢室密談,談話的內容,連已經被內定要準備接班的克倫茲都未能聞問。 在米爾克就任後,東德國家安全部在整個社會嚴密佈間,組織迅速擴張。他剛上任的時候,國家安全部有14,000個專職工作人員,十年後增加到33,000個,二十年後再倍增為66,000個,到了統一前夕的1987年已經成長到99,000個。而「非編制內的密探(inoffizielle Mitarbeiter)」則多達三十萬人之譜,以東德不過一千六百六十萬人口的規模,如此龐大的密探網可以說是到了人人都被監視的地步。這些密探中有許多人是被迫為國家安全部效勞的,因為國安部可以撤銷任何證照、撤銷入學許可,或者不讓人參加任何的訓練,藉此毀掉一個人的前途。國安部對被統治者的騷擾與精神暴力,也是讓人被迫屈從的主要原因。許多基於職業而接觸到個人隱私的工作者,如律師、醫師、教師、教練、神職人員等,都是國家安全部要求合作的對象。 國家安全部的任務,除了對國際、特別是對西德的情報工作外,也包含對東德內部各層面的監控。東西德統一後,清點國家安全部的檔案,針對前東德公民所記載下來的就有四百多萬件,佔所有人事檔案的三分之二。聯邦政府經過一番辯論後,決定允許所有名字被國家安全部登錄的當事人調閱自己的檔案。許多當事人都赫然發現,定期向國家安全部彙報其最新動態資料的,竟是其同事、朋友、家人、甚至是配偶。 1950年代,國家安全部的工作重點在防杜人民逃往西德,對外的諜報工作。到了1970年代,由於西德改採東進政策,兩德交流轉趨頻仍,且東德境內開始有草根運動在教會的掩護下興起,國家安全部採取緊迫盯人式的全面內部監控。「非編制內的密探」網,也是在此時建制起來的。1981年5月,社會主義統一黨第十次黨代表大會後,米爾克訓令國家安全部:「強化清洗國內反體制不穩定份子,促使受西方思想影響的地下組織份子轉向。…監視反社會主義的青年團體,在文化面加強思想統制。…密切注意反體制派與教會的關係。」為此,國家安全部在1980年代還計畫要興建幾個大型集中營,來關押幾十萬「帶有負面敵意態度的人。」 國家安全部的預算,在1989年高達36億東德馬克,佔該年東德全國預算的1.3%。東德社會主義統一黨之所以能嚴密掌控東德社會,主要倚賴的就是國家安全部對各部門與社會組織的滲透與監視。東西德統一後,無論是教會或其他大大小小的社會組織,紛紛傳出重要領導人曾經擔任過國家安全部「非編制內密探」或線民的醜聞。東德社會團體之所以積弱不振,無法發展,很重要的因素,即在於受到國家安全部長期強而有力的抑制所致。 三、層層收編與高壓統治的後果 東德政權緊接在納粹政權之後,中間只隔了4年蘇聯佔領時期,都是高壓獨裁的極權統治:都是以黨治國、以黨領軍、以黨的意識形態控制媒體與教育、以黨來控制經濟、以黨來控治社會,將社會各個層級的人群組織加以收編,並且以特務組織來嚴密監視社會各個角落,布下天羅地網。 這種統治使得東德人民變得犬儒,也不知道如何爭取自己的權利。當東德政權終於在失去蘇聯支持而垮台後,東德人茫茫不知如何組織起來面對巨變,因而讓西德政府和各政黨組織有可趁之機,大肆東進。隨著東德在1989年街頭運動而起的草根組織,紛紛被西德的政黨整併收編。於是乎,東德人在短暫的興奮之後,再度變得犬儒! 東德政權層層收編的結構與高壓統治,對台灣人而言並不陌生。事實上,我們也曾經有過一個高壓獨裁的黨國機器,在短暫下野時並沒有受到轉型正義的糾正,如今復辟後改以民選包裝來表現其正當性,本質上卻更加變本加厲、更加粗暴。台灣社會各個角落也曾被徹底收編,殘留質未去,新的收編機制又來了!過去是派特務佈建到各個組織,如今直接以一紙公文下令大學的BBS不准討論政治。台灣有民主化嗎?怎麼到處可見黨國色彩呢? 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反法西斯防護牆)被拆除了。當世人紀念這個令人憎惡的建築物垮台之際,不妨看看那些黨國法西斯真的垮台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