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28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司徒文想要說什麼?

我們首先必須注意到美國的中國政策已經在最近半年出現天翻地覆的改變。歐巴馬總統與希拉蕊主導的國務院,已經改變起初對中國採取處處退讓,甚至是討好的態度,轉而與和中國之間有摩擦的日本、越南、印度等國結盟,在軍事上、外交上和經濟上共同與中國周旋。換言之,中國已經從美國的友邦,成為美國潛在的敵人。 當小布希總統要爭取中國支持進行國際反恐的大業時,美國當然希望台灣別橫生枝節;當歐巴馬總統要爭取中國在反對伊朗發展核武,以及全球暖化等議題時,也同樣希望台灣與中國能夠好好相處。然而,當歐巴馬政府發現,中國不但不支持美國,還趁機在伊朗、阿富汗、伊拉克撈取政治與經濟利益時,便對中國有了全然不同的評價。天安鑑事件使美國和南韓進一步覺醒,認定中國不可靠。中國將南海列入「核心利益」,使美國和東南亞國家警覺,北京的野心不小。釣魚台事件與接下來的稀土戰略,使美國、日本和歐洲震驚,中國想要發動新時代的石油危機。當中國一步步把周邊國家逼到她的對立面之後,美國的策略就是整合這些國家,一同來對付中國。這時,台灣的一味親中是美國可以接受的嗎? 然而,美國在陳水扁時代的確曾經大力施壓,要台灣別惹事,好好與中國發展關係。馬英九上任後,歐巴馬自己所任命的官員(包含司徒文本人在內)也曾經多次肯定兩岸和解。現在要如何勸台灣剎車? 台灣的民主社會提供美國官方一個對話的空間。司徒文說「美國歡迎台灣與大陸交往,但速度與方向,以及多快進行政治對話,都要由台灣人民決定。」這句話有幾層意義: 1. 美國所歡迎的是台灣與中國「交往」,但不是「政治對話」。 2. 美國對台灣馬英九政府當局目前與中國交往的速度與方向,是有疑慮的。 3. 能夠克制住馬英九政府當局的,只有台灣人民。 另外,司徒文為什麼要用漢語強調「美國不是大哥哥」呢?這除了是為了表示美國不能替台灣人民做主、台灣人民自己要覺醒之外,還包含著一層抗議! 就在司徒文接受《聯合報》專訪的前一天,台灣的立法院上演了一齣戲碼:立委嫌軍購太貴,國防部說已經向美國洽商「將6套愛國者三型飛彈的期程,延後到106年;UH-60黑鷹直通用直昇機則延後到108年。在國造武器方面,海軍『迅海專案』預算緩列,『雄三反艦飛彈』100年量產預算只編列7億元『打了3折』。其他多項研發和量產計畫,也可能被迫延後2到3年。」(李人岳「國防部:軍購進入高峰期 籲預算移緩濟急」,中廣新聞2010-10-27) 第二天,也就是司徒文接受《聯合報》專訪的同一天,路透社從台北發出一則電訊,報導台灣將要求美國延遲軍售案,並指出此舉無論對台灣防衛中國,或者對美國那些不顧中國憤怒,大力促成軍售案的政治領袖而言,都是莫大的挫敗。華府感到困惑,畢竟迄今為止台灣都口口聲聲說需要美國賣先進武器給她,好導正與中國之間的軍事失衡問題。路透社引述《國防新聞》的亞洲站站長顏文德(Wendell Minnick)的評論:「(台灣)爭取這些防衛系統,現在卻說他們付不起,這將會傷害(台灣)在華府的形象。也會讓那些在華府努力爭取美國政府出售這些武器的人感到失望。」 事實上,司徒文所代表的系統早就對台灣說要武器,卻遲遲不編列預算感到失望與不耐煩。馬政府的一貫手法是推給扁政府;然而扁政府時代杯葛軍購到底的是哪一個黨,不只台灣人心裏有數,美國人也完全明白。現在說要買又不買了,豈止讓人感冒,更教人疑心:台灣的馬英九政府買了這些武器,真的會防衛台灣嗎?還是如解放軍少將楊毅當著近二十位美國官員的面前所嗆聲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些武器早晚都是我們的,因為遲早台灣要回歸中國」?(羅添斌、林恕暉「解放軍叫囂:美售台武器 早晚是我們的」,自由時報2010-4-25)台灣政府自己不誠實,美國有何義務當「大哥哥」站在旁邊,看她和惡棍每天廝混在一起,還要隨時保護她不被惡棍強姦? 民主時代,美國也只有期待台灣人自己覺醒,自己來決定與中國交往的速度和方向,以及要不要進行政治對話。美國已在關島打造世界第一等的軍事基地,可以在第二島鏈痛擊中國。台灣人要自己放棄自己的話,美國也可以完全不管台灣。畢竟,科技的進步早就改寫地緣政治學了;台灣人別以為美國非保護台灣不可,就肆無忌憚、自欺欺人地一味親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