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28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知識分子的抉擇-沉默、阿附當權者還是說真話

什麼樣的人是知識分子?以往台灣社會將擁有大學以上學歷視為知識分子,但在台灣大學林立、供過於求後,漸漸地這個定義受到挑戰。德國社會學家曼海姆(Karl Mannheim,1893-1947)的看法與台灣社會一般見解接近。他認為,曾經接受教育而擁有系統知識、能從事專業智力活動的人就是知識分子。他們是超然的,不從屬於任何階級和政黨,獨立地扮演社會良知的角色。 這種接近虛幻的定義,在葛蘭西(Antonio Gramsci)看來,是傳統知識分子對自己錯誤的認知所致。他認為每一個人事實上都有機地歸屬於一個階級,並且擁有特定技術,具備其所屬社會階級的思想和組織要素。所有的人都是知識分子,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發揮知識分子的作用:指導他們所屬的那個階級的思想和抱負。 薩伊德(Edward W. Said)折衷了以上兩種看法,把代表社會各界公開表達意見的人,稱為知識分子。也就是以專業知識公開地提出自己看法的人,這樣的人不只包含大學教授和各種文字工作者、評論家,還包含藝術家和演藝人員。證諸西方世界的一些傑出影星如珍芳達(Jane Fonda)獻身反戰理念、李察吉爾(Richard Tiffany Gere)為圖博發聲的表現,誰能說薩伊德說得不對? 然而台灣的演藝人員就不會令人聯想到「知識分子」這個概念。這不是因為他們的學歷問題;事實上,許多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女星,也都有很好的學歷:隋棠是留學波蘭的碩士、張鈞甯是財經法學碩士、最近台大五個走演藝事業的漂亮女生也被冠上「台大五姬」的名號。問題是,他們對於人類苦難、環境永續一般而言沒有什麼反應。關心社會公益的藝人很少,而且泰半是已經息影退休者。某些藝人更等而下之,比如陳昭榮,長期靠本土肥皂劇撈進上億身價,卻為了想向中國交心而在高雄市播映維吾爾人權鬥士熱比婭的紀錄片《愛的十條件》時,攻擊那些堅持憲法保障表意自由的人是「滿清末年義和團的劃地自限、故步自封」,全然忘了他自己是個演藝人員,最起碼也該同意每一個藝術家都的創作與表演空間都應被尊重。事實上,許多嘴裡說「不懂政治」的藝人,對政治的態度根本不是敬而遠之,而是汲汲營營地阿附當權派,並且唯恐北京沒聽到他們對「祖國」的期待,方便他們可以隨時去中國表演賺錢。
 那麼,在台灣各個大學教書、在各媒體工作、撰寫評論稿的寫手和名嘴就比台灣的藝人高尚嗎?也沒有!在學術界,願意以專業背景替國民黨不合理決策辯護,生產出當道所需要的研究報告換取研究經費,進一步得到「關愛的眼神」,「學而優則仕」者比比皆是。不同意當權派見解,又不願意相信「沉默是金」的年輕學者和研究生,在論文發表、升等和論文口試時,遭遇學霸刁難者不知凡幾。在許多研究所的課堂中,研究生幾乎只能附和老師的政治立場,替國民黨辯護,譏評民進黨的反對意見,不然就模凝兩可,敢基於良知而對當權派提出批判者少之又少。這群人畢業後,能有多少人敢以知識分子自許? 文天祥在〈正氣歌〉中寫道:「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廷;時窮節乃現,一一垂丹青。」一個人如果只敢在順風時講一些好聽話來博取聲明,卻不願意付出各種代價來講真話,是不夠格當知識分子的。台灣的大學畢業生到處都是,知識分子卻很少,不只在演藝圈如此,在學術界也是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