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步而非反商-追求永續生態與經濟發展的平衡

「民進黨反商」這句話,早在民進黨執政之前與社會運動團體結盟的時期,就是一句令人聽到耳朵長繭的指控。其背後的邏輯是國民黨灌輸給全體國人(特別是被統治者)的意識形態:賺錢是唯一值得追求的目的。對統治集團而言,這片土地是他們可以剝削的對象,而不是他們情感寄託的所在。無論他們退休後是移民到美加紐澳,還是落葉歸根回去他們的祖國,在這裡賺了錢就跑,這片土地後來將會如何,對他們而言頂多是兩三句不負責任的感傷話而已。因此,我們看到二戰結束以來,國民黨政府和統治集團的企業家,不擇手段地一味追求開發。當年的行政院長郝柏村,甚至將環保人士視為「流氓」,正如當年日本殖民統治者將所有的抗日人士一概視為「土匪」的作法。 隨著台灣民主化,越來越多公民體認到自己身為國家主人的身分與責任,不願意再迷信賺錢等於一切,而期待能在發展與永續生態中取得一個平衡。這與20世紀初美國社會的反省是一致的。20世紀初到1920年代,美國社會有一群人對於政界只知替大企業謀福利而不知有選民,主要政黨又有腐敗的現象感到不滿,於是有識之士乃起而推展這場運動,他們在老羅斯福總統任內迅速興起,並且在1912年成立「進步黨」,聲勢一度相當浩大。他們推動反托拉斯法,主張政府應對大財閥加以限制;追求社會正義,主張採取政策濟貧,並限制對童工和女工的壓榨;在政治上,他們主張直接民權,推動公投、罷免、創制等制度。(Kenneth O. Morgan, "Progressive Movement", at Vernon Bogdanor et al. eds.,The Blackwell Encyclopaedia of Political Institutions. pp. 500-501 ) 民進黨剛成立時,謝長廷編纂了一本小冊子,書名就叫做《民主進步黨》。在這本書中,謝長廷對於「進步」這個概念的解釋如下:「進步是辯證的必然現象。…在台灣,物質生活的改善,相對激發更多慾望和衝突,整個社會的活力,都是圍繞著『利益』而動,沒有物質利益的任何活動,都死氣沉沉,引不起社會動力。…新黨(這裡所謂的「新黨」是指「新成立的民進黨」,而不是1993年趙少康、郁慕明等「新國民黨連線」成員所成立的「新黨」。)的綱領,業已涵蓋世界進步文化的主要精神,新黨執政時,應當時詩進步的政策政綱,在野時,則應該扮演一個進步運動的主流,和阻礙社會進步的官僚體制和公權力進行抗爭,成為團結和保護社會進步思想和人物的堡壘,挽救台灣社會、文化的危機,這才是『進步』政黨的真諦。」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民進黨早期的理想,並不只於奪得政權;若研究該黨黨綱,也可以發現處處是檢討國民黨的偏差,特別是剝削地土的觀念,以及一切向錢看的心態。民進黨在野時,也因為這些努力,而被國民黨貼上「反商」的標籤。 在民進黨逐漸壯大後,有不少力量依附於她,也開始讓她在不同利益之間左右搖擺。特別是在她執政之後,一些妥協的作法,是與她本來「疼惜土地」的理想背道而馳的。這也使得許多昔日與民進黨並肩作戰的社會運動團體感到被她出賣。很諷刺地,「民進黨反商」這個標籤,倒是已經很少再被提出來。若非楊秋興拿這句話來向泛藍選民交心,世人恐怕都忘了這道符的存在。 一味追求發展,撈一票就走,是標準的殖民者心態,也是過往我們所嚴詞批判的「過客心態」。觀察那些老牌殖民國家,對自己所居住的「本土」的永續生態堅持的程度,以及他們藉由世界分工將高汙染工業轉嫁到半邊陲國家的手段;再去觀察那些曾經因為殖民者的剝削而獲得短暫周邊利益的殖民地,被用完即丟的下場,我們不得不說,以「反商」的標籤來合理化統治集團賺錢歸自己,生態代價歸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是非常不道德的事。這也是為何我們會非常在乎決策官員們和他們的家人是否有外國護照的緣故。我們不希望,他們撈了一票就走,卻留給我們無法善後的環境災害。 資本家的邏輯是獲利,社會的邏輯是公義,政治人物必須思考的則是選票。一個眼中只有如何保障資本家獲利,而將社會公義不當一回事的政治人物,是低估了在投票當天,握有絕大多數選票的人,其實不是資本家。 一切向錢看的思維看似「硬道理」,其實是相當糊塗的!民進黨做為台灣主要的反對黨,有責任也有義務,要反省過去在資本家的利益與社會公義之間失衡的態度,並將國民黨所刻意遮蓋起來的殖民式剝削全部揭漏開來。一味向錢看而不在意對地土的剝削,造福的並不是一般市民,而是特殊利益階級。少數人的得利,絕對不等於整體台灣人民的利益。民主進步黨若在這方面與國民黨同化,只看到優點、大吹法螺,卻沒看到缺點、提出警告,那就是自己棄絕經濟弱勢的選民! 捍衛絕大部分公民的權益,是台灣派不能失去的志向。沒有公民,就沒有政權。一個為了爭奪政權,可以置大多數公民於不顧的政黨,是該被唾棄的!民主進步黨若想要站在只知道為社會經濟地位強勢者效勞的位置,那是絕對鬥不過國民黨的。民進黨若國民黨化,選民就沒有必要支持她,畢竟copy cat是沒有價值的! 至於楊秋興之所以會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一個原因是迷信某些民調,以為他可以挖到國民黨的票。為了爭取國民黨選民,他勢必要做出與民進黨政策相逕庭的行動,比方說:罵民進黨「反商」。這或許是因為他身邊的南社友人力勸他不要在初選失敗後硬要繼續參選,而被疏遠;現在圍繞在他身邊的,不是主戰派,就是財團。因此,他從財團的角度出發,認為蘇治芬替縣民爭取賠償是「反商」。然而,就因為他把財團的利益,誤想為全民的利益,使他遠離了普羅大眾的真實感受。欠缺進步主義精神,使我們唾棄楊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