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道至正?大中至正?

政黨是一種典型的人群組織,其之所以能夠生存,是因公民的政治需求。公民理論上是國家的主人,然而沒有組織起來的公民,根本毫無力量。為了與社會中其他不同的集團爭奪社會稀有資源的分配權,公民便需要集結起來,支持代表自己這一部分(part)的組織,也就是政黨(party)。事實上,無論是什麼政黨,其主要的支持者都是社會中的某一部分;即便是號稱為全體人民服務(catch-all)的政黨,事實上主要也是為社會某一部分人服務(例如國民黨服務的對象是統治集團)。只不過,這種政黨擅長使用意識形態的工具,灌輸國人說:凡是統治集團的利益,就是全體國人的利益。例如,馬英九便曾說:「我要在此正告民進黨,你再反對ECFA,就是與全體國民為敵。」這種只要在大學一年級上過基礎邏輯課的學生就能揭穿的以偏概全謬誤,具有博士資格、教授身分的政府高層卻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高唱入雲。事實上,當社會各界目睹政府可以為了財團的利益,而搶人民的土地、不把工廠爆炸當一回事、不把人民的生命財產當一回事,哪裡還會相信統治集團的利益是我的利益;如果那不是我的利益,怎麼會是全民的利益,難道全民不包括我在內嗎? 既然每一個政黨都只代表部分的人民,站在這個利基上長期經營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擴大利基,則又是任何一個政治組織必然的傾向。比如上個世紀末,英國的布萊爾和德國的施洛德都為了擴大利基,而各別喊出「第三條道路」與「新中間路線」的口號,也分別當選了英國首相和德國總理。後來競選總統的陳水扁也喊出了「新中間路線」。然而,路線的偏移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德國社民黨後來因此分裂,堅持左翼路線的黨人在前黨魁拉封丹的率領下脫離出去,後來與民主社會主義黨合併為「左黨」。社民黨這次的失血的結果,最後也導致她必須交出政權。 台灣的主要政黨不是以左右翼來區分,而是以統獨區分。陳水扁提出新中間路線之後,曾經試圖多爭取中間選民,使深綠獨派成為台聯可以經營的空間。一時之間,民進黨與台聯合作愉快,而台聯也多次牽制住民進黨,拉住陳水扁政府,使他的中國政策不能太開放。然而陳水扁執政後期,回頭爭奪深綠獨派的選民支持,便與台聯多所扞格。2008年,台聯在賴幸媛的建議下,提出「中間偏左」路線,拋棄深綠選民,想要經營原本沒有投票給他們的中間選民。當時台聯一些政治人物在苦勸無效後跳船、幸免於難;在台聯船上繼續高唱進行曲的政治人物,則連一個都沒有當選。 以上德國的經驗與台灣的經驗,都證明了一個現實:為了爭取中間選民而修正長期經營路線是危險的,必須付出代價,也必須有穩重的策略;而拋棄原本的支持者,另外爭取新支持者,則有政治自殺的風險。 然而,傾家蕩產也要去試手氣的賭徒,永遠相信這一把穩贏。同樣的,有賭徒性格的政治人物也不少。君不見,楊秋興信誓旦旦說他要走「中道至正」路線,不只要爭取中間選民,也要爭取淺藍選民,唯恐眾人沒有發現「中道至正」與「大中至正」已經相去不遠?當自由時報告訴他,民調顯示他只得到很少的比例支持時,他卻相信他的「中道至正」路線已經產生滾雪球效應。他斥責獨派讀者眾多的自由時報操控選舉,對於統派媒體TVBS、聯合報、中國時報幾乎與自由時報一致的民調,卻可以當作沒有這一回事。或許罵完自由時報,三立電視台(特別是鄭弘儀的大話新聞)與民視(特別是謝志偉的頭家來開講)會是他下一個要罵給統派選民聽的對象。 政黨拋棄選民,會被選民拋棄;個別政治人物就不會嗎?請看看沈富雄的例子便見真章。沈富雄經營他的選區,難道會比楊秋興經營高雄縣來得短暫嗎?他若真的能夠只靠中間選民當選,怎麼會輪到被國民黨擺道的下場?楊秋興或許幹練,但能與沈富雄比謀略嗎?沈富雄都做不到的事,楊秋興有什麼把握呢? 楊秋興以自己的政治生命,正在做一場實驗供我們觀察:拋棄自己長期經營的利基,真的可以超越藍綠嗎?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13510445.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