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28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中華民國」與「流亡政府」

首先,這些一聽「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就鳴鼓而攻之的政治人物對國際法欠缺認識。蔡英文說,二次大戰結束以後,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的統治行為是「流亡政府」,從國際法的角度是站得住腳的。所謂的「流亡政府」,意指在交戰中失敗,且戰爭狀態尚未結束前,被迫在盟國的領土上運作,並持續想奪回固有領土的政權。(Hans Kelsen, 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Law. Pp. 288-291)從這個定義出發,檢討戰後台灣政治史,便可看出「中華民國」與「流亡政府」的關係。第一、在李前總統公告結束動員戡亂時期之前,「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產黨政權的內戰狀態並沒有結束。第二、蔣介石政權的確失去整個中國的領土。第三、台灣的法律地位未定,並不能說是「中華民國」的領土,說是盟軍的戰利品可能更貼切,因此「中華民國」可以說是在盟軍的地土上運作的政權。第四,兩蔣始終宣示要奪回中國的領土。從以上四點,說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一個「流亡政府」,並沒有失誤之處。 其次,現在的馬政府對於「中華民國」的理解,不但與李前總統、陳前總統和民進黨不同,也與兩蔣不同。李前總統固然宣佈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並且宣示「中華民國」的治權僅及於台澎金馬,而台灣與中國的關係為「特殊國與國關係」。陳前總統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說,其實也是李前總統論說的延伸。馬政府不同於李陳兩位前總統的立場,認為「中華民國」的疆域依憲法包含整個秋海棠(連蒙古人民共和國也在內);又不同於兩蔣,認為兩岸不處於戰爭狀態,並且對於奪回中國領土沒有興趣,反而主張「互不否認」,但「互不否認」什麼?是不否認對方為政府還是國家?並沒有講清楚。對此,泛藍人士有兩種典型的反應。第一種以聯合報元旦社論系列為例,主張北京應尊重「中華民國」存在,不要加以否認;第二種是黃光國等人提出來的「一中兩憲」,主張「中華民國」政府以「台北中國(Taipei China)」的名義,而北京政權以「北京中國」(Beijing China)的名義,互相承認對方為「政治實體」。然而這些說法,都沒有得到北京的肯定。他們既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政府,更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他們眼中只有「台灣中國」,並脅迫聯合國各所屬機關將台灣稱為「台灣,中國的一省」。在中國特使來台進行大小事務談判時,代表「中華民國」的國旗、國歌都不見了,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的馬「總統」變成「您」,主管兩岸事務的陸委會主委變成「幸媛」。馬政府從來不以為忤,並且強力打壓國人對這種矮化國格行為的自發性抗議。在這種狀態下,馬政府主政的「中華民國」礙難說是一個「流亡政府」。因為這個政府並不想奪回失去的領土,反倒有把目前佔有的土地也倒貼進去的嫌疑。 Kelsen說,「如果戰爭結束了而流亡政府並未取得對領土的控制...,那麼,該流亡政府就不能被認定是一國的政府了。那些把這樣的流亡政府仍爭為政府而且把它看作似乎是政府的人,是在使用一種虛構。」(ibid. p. 291)「中華民國」的確有很多虛構的成分。到目前為止,「中華民國」在國際法上始終是一個政府承認的主題,而不是一個國家承認的主題。「中華民國」仍舊是中國這個國家的政府,大部分的國家根本不承認這種虛構;那些承認「中華民國」政府而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國家,則是以「中華民國」為中國的政府。中國的政府,擁有對台灣的主權嗎?如果沒有,「中華民國」是不是個天大的虛構?如果說,「中華民國」因為已經在民主的機制下,獲得台灣人民的肯定而成為一個不同於中國的國家,那是不是應該要向國際有進一步的宣示? (本文發表於2010.5.28出刊之《極光電子報》第194期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12545131.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