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緬懷過去vs.展望未來--觀看民進黨黨主席電視政見發表會有感

一、尤清沒有說服力 尤清根本還在狀況外 ,不是三十年前他在德國的經驗,就是十幾年前他當台北縣長怎樣怎樣,沒有一個二十一世紀第一大反對黨領袖的高度。尤其現場專家提問時, 他都只能先誇獎對方有多大的貢獻、 跟他有什麼淵源, 然後又跳到三十年前德國人怎樣怎樣, 或者他當台北縣長怎樣怎樣。沒有一個宏觀的規劃 ,只會罵民進黨不夠強勢。 (一)一味地抄襲德國是沒有用的 許多留學外國的人喜歡凡事講他們所留學的國家如何如何,卻小看了台灣與這些國家制度背景扞格之處,以及制度文化的建立是制度移植的成功前提。我曾經到德國從事研究西德的制度複製到德東後所產生的問題,必須要很誠實地說,德國的某些制度之所以能成功,是有很多制度背景的,不是一味抄襲就能自動運作的。更何況今天的德國,已經與三十年前有很多的改變。再者,西德的制度移植到德東後,其實產生了許多非常負面的後果,只是台灣留德派不是迷戀西德(到了神話的地步),就是期待統一,不肯說真話而已。尤清言必稱德國,其實正顯示出他對台灣問題的不了解! (二)與中國「對話」沒什麼不對 尤清批判蔡英文的一個重點在於「蔡英文指不排除在不預設條件的情況下與中國實質對話,但民進黨有台獨黨綱與台灣前途決議文,沒廢前憑什麼和中國對話,難道要廢台獨黨綱嗎?」(中央社〈小英尤清政見交鋒 互攻不理扁〉) 乍聽之下,尤氏的批判似乎有道理,然而學過語言學和溝通理論或辯證法的人都知道,尤氏講這話,其實顯示出他沒有掌握到「對話」(dialogue)這個辭的內涵。 「對話」不同於單方面的「說」(talk),是雙方面你來我往的交換意見,其目的不只是將自己的看法表達給對方知道,也不是無條件地接納對方的指令,而是在彼此碰撞下,找出新的可能性。換言之,「對話」不是矮人一截的「聽訓」,也不是高人一等的「訓示」,對話的雙方具有平起平坐地位。 「在不預設前提的情況下與中國對話」,也就是台灣的反對黨與中國的執政黨平起平坐的意思,這也意味著台灣與中國平起平坐,沒有誰高誰低的問題。與中國分庭抗禮,互為敵體,不是民進黨創黨以來的基本精神嗎?值得大驚小怪、深感恐懼嗎? 明治天皇開啟維新的「五條誓言」開宗明義第一條就是「求知識於四海,與萬邦對峙。」也就是要與列強平起平坐的意思。台灣要想完全獨立,就必須在精神上獨立,敢於與敵人平起平坐,坦然與敵人「對話」。當我們有不怕被對方洗腦、牽著鼻子走的信心時,我們才能有精神上獨立的勇氣。 二、蔡英文強調「進步價值」 這場政見發表會中,我特別重視的是蔡主席不斷強調的「進步價值」。 我們都知道「民主進步黨」是一個追求「民主」的政黨,他們對「民主」這個概念的瞭解,比國民黨至少先進一個世代。那麼,「進步」又是什麼? 古希臘人和古羅馬人將脫離無知和恐懼稱為「進步」;中世紀偉大的教父聖‧奧古斯丁將戰勝邪惡稱為「進步」;馬克思將階級鬥爭稱為「進步」;十六世紀以來,西方學者將世界上各種不同的文明分成好幾個不同的等級,越接近西方的標準就越「進步」;十八、十九世紀,「進步」這個詞與「進化」和「發展」沒有什麼差別;十九世紀末、廿世紀出,美國有一個「進步主義」的運動,將國會不為全體國民服務而只替資本家牟取特權的現象,視為阻礙進步的動力,必須徹底加以打擊。 進步是什麼?這個概念至少包含了對一些基本價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憲政、關懷弱勢)的堅持。 民主不是給你投票權就算了,而是要有以選民為主人的心態。國民黨的郝龍斌在這期的新新聞才說「市長…是父母官」,父母官跟公僕是兩回事,高高在上的叫父母官,以市民/縣民為主人的是公僕。抱持著父母官的心態,有民主嗎? 自由不是完全放任不管,而是指政府在限制人民權利時要遵守一定的規範,並且不可以違背比例原則。馬政府上台後,人民有拿國旗遊行,而不被警察暴力對待的自由嗎? 人權是人民的基本權利,包含保障身體健康的權利。國民黨政府有讓台灣人民保守免於被毒牛肉、毒牛奶侵犯的健康權嗎? 法治,是指國家跟人民都要守法。馬總統自己觸犯「選罷法」,他的維安人員觸犯「行政中立法」,國民黨和泛藍人士不但反對道歉,還要他別太重視法律,這有法治嗎? 憲政,是指政府的行為必須接受國會的監督。馬政府上台後,跟中國簽的一些議定書、MOU都不肯依法送交立法院審議,這符合憲政邏輯嗎? 國民黨在國會中佔了將近四分之三的席次,對於不利於絕大多數國民而有利於財團的議題,有認真把關嗎? 如果以上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當前的國民黨政權就不是「進步」的。我們期待未來的民進黨政府能矯正國民黨第二次執政時的一些「反進步」現象。 很高興聽到蔡主席不斷地強調「進步價值」。 三、結論 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反對黨領袖,應該有的格局是提出與當前政府截然不同的方向。我想,作為政壇領袖,蔡主席相當夠格。蔡英文的確不是職業政客, 講話沒有那麼咄咄逼人, 但這並不代表她所說的話份量就比較輕。 我認為蔡英文女士比較適合帶領民進黨和台灣的反對勢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