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外交事務雙月刊:中國擴張勢力範圍與美國的對策

卡普蘭開宗明義引用地緣政治學家麥金德爵士(Sir Halford Mackinder)的著作,來比較美國在歐亞大陸前後遭遇到的兩個勁敵:蘇聯與中國。昔日的蘇聯和東歐集團雖然幅員廣闊,卻缺乏良港,而侷限於陸權;相較之下,中國則有九千哩長的海岸線,擁有許多天然良港,因此兼具海權與陸權的條件。中國得天獨厚的條件,意味著該國有機會成為地緣政治學的核心,儘管其邁向全球霸權之路不是直線發展的。 世界上的大帝國往往不是按著誰天縱英明的規劃來成就,而是自然發展出來的。正如19世紀晚期的美國,儘管出了不少庸庸碌碌的總統,經濟仍然穩定地成長,最終使該國向外擴張;中國如今也已整備好,要開始對外擴展。與當年的美國不同之處在於,中國沒有什麼改善全世界人類福祉的使命感;中國想要的,是掌握穩定的能源、金屬和礦產,來支撐該國的經濟發展。為了爭取這些天然資源,中國與許多令西方人搖頭的國家(如伊朗、緬馬和蘇丹)過從甚密,不但因此與抱持使命感的美國有所衝突,也因勢力範圍的問題而與印度和俄羅斯有所扞格。 誠然,中國不像19世紀的殖民帝國那般經常對外動刀兵,但該國正在改變東半球的權力平衡,是美國必須嚴加戒備的。中國的勢力範圍,正在從中亞擴張到南中國海,從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到印度洋。中國為了確保石油陸路運輸,以及爭取金屬和礦產,不但與中亞的哈薩克、土庫曼、烏茲別克等國結盟,也到阿富汗挖礦,並計畫修築公路經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將能源運回中國。中國與印度隔著圖博對峙,雙方都擁有龐大的人口和廣闊的疆域,不但對達賴喇嘛所領導的圖博流亡政權問題彼此有衝突,也在互爭印度洋地區的領導權。 歷史上的大中國地區,有很多都不屬於現代的中國。當年中國衰弱時,割讓了大片疆土給俄羅斯,成為其遠東地區,又被迫讓蒙古獨立出去。中國強大以後,已經收回香港和澳門,現在又讓大批的移民到蒙古和俄羅斯遠東地區工作。莫斯科並不擔心與中國開戰,但卻相當注意跟隨大批移民湧入其境內的中國林業與礦產公司,是否會控制這個區域的經濟脈絡。 向南,東南亞國家對中國並沒有太多抗拒。中國在此地採取分而治之的戰略,與各別國家談條件,而不與整個東協談判。將高價的商品買到這個地區,而從這個地區買低價的農產品,使中國得到貿易盈餘,而把東南亞當成傾銷的市場。向東,韓國人仇日而對中國不是那麼敵視。若兩韓統一,美軍就沒有理由留在朝鮮半島,中國也就有機會將韓國吸收進入大中國圈。 米爾茲海默(John Mearsheimer)曾說過,國際社會中最危險的國家就是擁有大軍的大陸強權。或許有人認為中國符合這個條件,但中國的解放軍能力還不足。中國能夠得到空前的影響力,是憑藉其外交人員的努力。 以往中國為了防禦北方外敵入侵,而重視陸軍、輕視海軍;現在局面不同了,中國正著手打造一支強大的海軍。中國在海上所面對的挑戰更甚於陸上,一出海就遇到第一島鍊。中國與日本、越南和菲律賓都有爭端,在國內固然可以挑起民族主義的情緒,但到海上對峙可是很險峻的。中國在海上缺乏自信。中國海軍將領希望採取海權論權威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的戰略,經由決定性戰役來取得制海權,但他們的武力還遠遠不足以執行這樣的戰略。過去幾年所發生的一些中國海軍騷擾美國海軍的案例,事實上只顯露出中國海軍還不成熟。目前中國正在發展一隻海軍陸戰隊,預計十五年之後規模可以超越美軍,再配合上他們的飛彈和潛艇,屆時或可阻撓美軍在西太平洋的活動。為了控制台海和東海,中國向俄羅斯買了第四代的戰鬥機,並在沿海部屬了一千五百枚俄國製地對空飛彈,並正在研發擊倒美國航空母艦的戰術。以中國目前的實力,想要挑戰美國海軍還是很遙遠的事,但中國的目標是要能隨心所欲地阻撓美軍從第一島鍊進攻該國海岸。 攸關整個大中國前進腳步的,是台灣的未來。中美雙方講到台灣,都是滿口仁義道德;事實上真正要命的關鍵,是麥帥當年的名言:「台灣是一艘不沈沒的航空母艦」。中國一旦取得台灣,不但立刻突破第一島鍊,而且可以將其武力投射到原本想像不到的地步。唯有併吞台灣,中國才有可能在東亞製造「多極體系」,打破美國所領導的「單極體系」。根據蘭德公司於2009年所提出的報告,美國到了2020年就沒辦法保護台灣免於中國的攻擊。這是因為冷戰結束後,美軍的基地減少了,而必須大老遠地馳援台灣,遠不及中國渡海來得迅速。北京不但使用軍事力量來包圍台灣,同時也使用了經濟和社會力量。過去五年來,已經有三分之二的台灣企業前往中國投資,而人員往返更是密切,進一步的統合不是不可能的。但美國若放任台灣倒向中國,日本、南韓、菲律賓、澳大利亞乃至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其他盟友,甚至印度和某些非洲國家,都會開始質疑華盛頓對其盟友的堅定程度。如此一來,這些國家也會靠向中國,使中國真的能夠主導大半個東半球。這就是華府與台北必須發展不對稱戰術來對付中國的原因。目標不是要在台灣海峽擊敗中國,而是要讓中國知道,一旦決戰,她要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如此一來,美國可以在中國民主化之前,維持台灣事實獨立的現狀。 其他的國家也沒有坐視中國強大。日本與南韓也正在加緊促使其海軍艦隊現代化,印度也正在發展一支強大的海軍,每個國家都試著來面對權力平衡可能變動的問題。事實上,亞洲正在上演軍備競賽。儘管沒有一個亞洲國家有戰爭的打算,但擦槍走火的風險正隨著時間而增加。中國的野心也使印度和俄羅斯不安。 美國有沒有可能避開與中國發生衝突,而同時能夠維護亞洲的穩定、保護其盟友、限制大中國的形成呢? 五角大廈正在研擬一套可以「對抗中國戰略力量」的計畫,在大洋洲備戰。那裡是中國的勢力範圍不及之處,雙方不會產生直接的衝突。以美國的屬地關島為基地,戰鬥機四個小時就可以飛到北韓,軍艦則只需要兩天就可以抵達台灣。美軍在這裡整備,比跟日本、韓國、菲律賓租基地好,不必看其他國家的臉色。關島自從二戰以來,本來就是美軍的重要基地,無論空軍和海軍所需的設備都十分完整。美軍在此地整軍,可以在必要時(如解放軍攻打台灣時),讓中國付出慘重的代價。萬一中國突破第一島鍊,美軍也還能繼續以關島為根據地,在這一帶的海面上巡行。 美國對第一島鍊的掌控已經開始鬆動。未來,中國可能將中亞、印度洋、東南亞,乃至西太平洋納入勢力範圍,但是再往外走,就會面臨美國海軍,日本海上自衛隊和印度海軍。正如政治學家羅士(Robert Ross)在1999年所指出的,未來美中關係會比美蘇關係更穩定,因為當年以美國一個國家的力量,不足以在陸地上包圍蘇聯東歐集團;未來,美國在海上的力量,還是會持續遠大於中國。 儘管如此,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力量崛起,仍將使兩國在未來變得緊張。美國作為西半球的霸主,仍將盡力防止中國成為東半球的霸主。下一場戲,已經鳴鑼打鼓準備上演了! 本文拆成兩篇,於2010-5-3登載於新頭殼Newtalk 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5119 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51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