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東德垮台後的慘痛經驗看前調查員扣謝長廷帽子的把戲

統一的代價,是德東人士大幅從專業領域和領導階層中被趕下台,而由德西人士所取代,結果德東社會的上階層泰半由德西人士填補,德東人士只能扮演打雜、跑腿的工作,或者就是失業。儘管德西人士口口聲聲說,這是因為德東人士在共產社會中成長,缺乏對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市場經濟的理解,所以需要再教育,事實上這相當程度是戰勝者的風涼話。 東西德統一之後,被趕下台的領導階層人士,除了那些依附共產黨起家的人之外,其實還有一些社會賢達。這些人長期與東德共黨政權周旋,最後在1989年領導持續性的示威抗議,終於使得東德整個國家癱瘓。蘇聯總統戈巴契夫不願意出兵幫忙鎮壓,反而在東德國慶日斥責東德共黨政權領導階層拒絕改革,終將付出代價。東德共黨政府因此改組,不久之後垮台。當時這些壓垮東德政權的社會賢達泰半是主張將東德加以改造,而不主張東西德統一。然而,當時的西德總理柯爾趁機介入民主選舉,替支持統一者背書,說統一後東德的爛攤子很快就可以收拾好(跟馬英九的「馬上好」有異曲同工之妙)。面對當時殘破不堪的東德經濟,人民選擇相信西邊大表哥信誓旦旦的保證,因此投票給了支持統一的政黨。不久,東德這個國家就消滅了。 剛統一的時候,德東的共產黨人被逐出政壇,取而代之的是那些長期與共黨政權周旋的社會賢達。然而,這些社會賢達很快地就面臨洗牌的命運。其中一個招數是從當年惡名昭彰的「史達西」(Stasi, 國家安全部)檔案中,找到這些社會賢達曾經被邀請去「喝咖啡」的資料。「史達西」對東德社會監控得相當嚴密,專職工作人員將近十萬名,「非編制內的密探」多達三十萬人。對照統一前夕的東德人口(一千六百六十萬),幾乎人人被監視。統一後,清點「史達西」檔案,發現光是監控東德公民的檔案就多達四百萬份。許多當事人事後發現,定期向當局密報自己近況的,竟然是同事、家人,甚至是配偶。 在這種情緒下,替「史達西」當「密探」當然是令人憎恨的。所以,當有人在「史達西」的檔案中找到「密探名單」時,這人便被迫下台。然而,研究者發現,這些名單其實很有問題。許多人不過是被邀請去「喝咖啡」,虛以委蛇一番,就被列入檔案中。事後說風涼話容易,東德政權還在時,拒絕「史達西」的邀約,要付出的代價不是失去自由,就是失去性命。去應付應付,他們就把你說的話列入檔案。很不幸地,所謂的社會賢達很難不被「史達西」注意到。這些人在推翻東德共黨政權後,一旦被發現名字列在「密探名單」中,無論是否曾經配合「史達西」,交代一些資料,根本就有理說不清。 積極配合「史達西」者,當然人格有問題,不配從事公職;那些被迫虛應故事的,難道就因為他們被列入名單當中,就該被譴責嗎?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廉價了? 同樣的故事,現在正在台灣上演。某些前調查員、檢察官、泛藍媒體在幾個過氣政客的家人協助下,想要在炒爛扁案之後,以類似的模式另闢戰場來炒作「謝長廷是資深爪耙仔」。我的問題是,就算他們真的能證明謝長廷的名字出現在調查局的名單上,又能證明什麼?這跟拿「史達西密探名單」幹掉一些德東社會賢達,好讓德西人士或親德西人士可以出頭,又有什麼不一樣?這又是哪門子社會正義? (本文即將登載於在3月12日出刊之極光電子報178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