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格與國格始於反省:評國人對二二八事件的態度

面對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戰爭罪行,日本與德國有截然不同的態度。日本人始終不肯好好面對自己侵略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的罪行,甚至拒絕承認南京大屠殺,歷來使國人深感不齒;德國則不然,在戰後進行了深刻而痛切地反省。 戰後兩個德國(東西德)如何盡力清除處理「納粹主義」的遺毒,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首先,加害者的責任被追究。除了首謀希特勒業已自殺身亡外,一些主要從犯在紐倫堡大審中,也都要交代他們的責任。甚至一些曾經做過納粹政權爪牙的人,在戰後也都必須離開公職、接受調查。直到數十年後,仍然有一些潛逃多年的納粹黨人在滿頭白髮時被追緝到案。其次,兩個德國都徹底地在教育上下功夫,教導他們下幾代的人民,納粹政權對德國造成的傷害。當年的集中營被妥善保留起來,成為學生戶外教學的必經之地。在交通繁忙的地鐵站口,則豎立了醒目的紀念碑,描述當年納粹政權的殘暴,以及多少人命喪生在他們手裏。相關的博物館,更是到處都有。德國的政治人物更是不避諱談論責任問題。最著名的,莫過於1970年,勃蘭特總理前往波蘭訪問時,代表德國人在受難者的紀念碑前下跪道歉的舉動。德國人從來不敢問,到底要賠償猶太人還有其他受害者到什麼時候。也不敢問,到底要背負希特勒的罪債到什麼時候。他們一心想要的,是再也不要犯同樣的錯誤。所以,當極端右翼份子可以在奧地利、義大利加入聯合政府時,德國的極端右翼政黨連5%的基本門檻都跨不過去! 日本與德國對於自己的歷史責任有不同的態度,也造成國際社會對她們有著截然不同的觀感。迄今為止,亞洲國家對於日本仍舊不放心,而德國早在戰後不久就與法國及其他曾受其侵略的國家和解,成為推動歐盟的火車頭。一個真正能面對錯誤,尋求原諒的國家,才是值得尊敬的國家。 從這個角度回頭反省台灣。二二八事件也是國家的暴行所產生的悲劇,我國的政客跟媒體對此有痛心的自我檢討嗎? 台灣在二戰結束後,因日本向代表聯軍的蔣介石的官員投降,而被中國接收。二戰結束未幾,國共內戰隨即爆發。為了提供蔣介石的軍隊足夠的資源,1930年代以來被日本軍國主義整併的台灣工商業機構,成為國府政權的國營企業,剩下的餅乾屑則被陳儀以「統制經濟」的邏輯專賣化,這些機構成為國府各路人馬的戰利品,浮濫地安插人事,剝奪台灣人的工作權。又因台灣的糧食與各種物資被盜賣到中國,使本來是米倉的台灣無米可吃,使四面環海的台灣無鹽可吃,使製糖的大本營台灣無糖可吃,許多人處於飢荒的狀態。當時的台灣,猶如一間充滿瓦斯的密室,在1947年2月底賣煙婦人林江邁被緝私員以槍托重擊腦門之際爆出火花,遂至一發不可收拾。 有研究(政大台史所陳翠蓮教授的研究)可資證明,在事件爆發時,對外省人的報復,其實是一場陰謀:是當時的警總高層授意一些流氓混入群眾之中,帶頭攻擊外省人商店、毆打外省人、甚至強姦外省婦女,以製造陳儀施政不當(警總高層屬於軍統派,與陳儀所屬的政學系是不同派系),台灣暴動,需要中央派兵鎮壓的情勢。局勢紛亂之後,陳儀請各地仕紳出面組織善後委員會,而警總的特務則趁機混入當中,提出一些讓陳儀以及國民政府無法接受的要求,促使蔣介石決心派軍隊來鎮壓。而當時在台灣的各個國府黨政軍派出機關,則一味地將責任推給共產黨,說是共產黨在台灣製造暴動(其實當時的台共,只是微不足道的幾隻小貓而已),使當時全面與中共開戰的蔣介石下定決心,要將「共產黨」的勢力徹底拔除。他向陳儀下指令:「據報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不令其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 長期以來,國民黨政府不允許台灣社會討論二二八事件,在他們官方的討論中,始終歸咎給共產黨。李登輝執政後,二二八事件的議題逐漸解凍,但國民黨的立場始終僅能同意陳儀的施政有問題。在李登輝以總統之尊道歉之後,國民黨人的論調便是「到此為止吧!」「不要沒完沒了的!」「當時的中國淪陷區到處都有這種事件!(言下之意是有什麼大不了的,那個地方不死人呢?)」然而,我們要問的是,這是對歷史負責任的態度嗎? 某些長期以來替獨裁統治者塗粉抹指的人,對於二二八事件的態度,一貫地強調「向前看,不要向後看」「要開放心胸!」甚至質疑「二二八降半旗,悲情到何時」,或者乾脆不談二二八,好像沒有這回事,最好大家都遺忘。怪的是,這些要我們遺忘二二八的人,怎麼都不會遺忘南京大屠殺呢?告訴我們要有「饒恕」的美德的人,怎麼如今還希望全台灣的人都要去「仇恨」日本人呢?他們甚至難以忍受馬英九將二二八事件定位為「官逼民反」難以忍受,更無法接受馬英九向二二八家屬致歉。這種做法,與否定南京大屠殺的日本右翼人士有什麼差別? 從歷史的角度來講,「面對真相」與「學習教訓」是十分重要的功課。因為逃避真相、逃避責任,一味地要求受害者遺忘與饒恕,其實是不負責任的,也是不道德的!如果不能面對真相、學習教訓,人類是會重蹈覆轍的!國家跟個人一樣,如果想要令人尊敬,就必須反省!德國面對自己的戰爭罪行尋求諒解,日本不肯面對自己的戰爭罪行而文過飾非。中華民國面對自己的國家暴行,要學習德國來令人尊敬,還是學習日本來令人不齒?還望論者好好思考! 本文發表於2010.02.20之NOWNews論壇 http://www.nownews.com/2010/02/20/142-2571433.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