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陣地戰」與「包圍戰」思考綠軍應有的戰略

葛蘭西是二十世紀初的義大利人。他觀察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鬥模式,發現「瘋狂的砲擊彷彿摧毀了敵軍的整體防禦體系,但緊緊破壞了外層,在衝鋒時就會發現面臨著還非常有效的防線。...守衛部隊並沒有士氣低落或丟掉防線,即使在瓦礫堆之中,對自己的力量與前途也沒有失去信心」。將這種戰術比喻到實際的政權之爭,就可以發現國家不只擁有「前線陣地」-政權,還「擁有眾多堅固的『堡壘和戰壕』-思想、文化的優勢,以及學校、教會、道德觀念、習慣勢力等。」因此他主張「緊緊奪取政權是不夠的,而且需要供戰事民社會的一切陣地」,「只能打『穩扎穩打』的『陣地戰』,而不能打『速戰速決』的運動戰(正面攻擊)」。回顧李前總統到陳前總統任內本土力量的執政,的確只傷了國民黨黨國體制的皮毛,在輿論界、教育界與宗教界,仍有堅定的黨國信徒,因此很難撼動其根本。泛綠陣營一沒站穩腳步,他們就借屍還魂、復辟了! 面對這樣的局面,葛蘭西指出:「實行各個擊破的『陣地戰』具有最後的決定意義。換句話說,在政治中,只有一個一個地奪取陣地,這些陣地雖非決定性的,卻足以使國家無法充分調動其全部領導權手段,只有到那個時候運動戰才能奏效。」這就有賴於知識分子的努力,爭奪領導權,也就是提出思想和史觀。借用「歷史制度論」的觀點,典章制度可以在奪得執政權之後一夕改變,例如陳前總統把「大中至正」牌匾卸下,馬英九又掛回去;但心中的觀念卻要一個世代以上的時間才有可能改變,改變普遍的信仰才是真正有效的。 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真正該攻堅的堡壘,在於國民黨教育長久以來灌輸給這個社會的諸般神話。這有賴於提出可信的證據跟強而有力的說理,絲毫不是輕鬆好玩的任務,但唯有如此,才能改變人心!唯有改變人心,才能給國民黨黨國機器一個徹底的重擊!這種戰鬥不能委託給民進黨,更不應該「外包」給棄絕紅朝的客卿,而是每一個愛台灣的知識分子自己的任務。每個知識分子在自己的領域中都知道國民黨製造了哪些可笑的神話,自己比他人更清楚這些神話該如何破解。唯有眾人在自己的領域中破壞敵人的陣地,才能真正擊敗國民黨黨國機器。 葛蘭西還有一個觀點,甚少有人知道,那就是當敵人的「這些陣地失掉了他們的價值,決定性的陣地反而處在危急中,那麼就得轉向包圍戰;這是一種收縮而困難的局面,要求有高度的克制和非常的創造才能。」換句話說,當我們能在自己的專業知識領域毀掉或奪取黨國的陣地,自然會對國民黨形成包圍之勢;但若我們在這些陣地落敗,就換我們被包圍了! 從「陣地戰」與「包圍戰」的角度反省當前策略之爭的辯論,會發現台派知識分子需要更積極地挺身而出,爭奪自己領域中的各種話語權,而不能只是一味地期待民進黨做些什麼事。唯有我們攻下陣地,翦除黨國的羽翼,才能與民進黨一同包圍國民黨。我們不能只是當啦啦隊,要自己跳下來參與戰鬥! (本文發表於極光電子報170期,2010年1月22日,pp. 1-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