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馬英九與南方朔都失焦了

歸因的定義:人對於他人或自己所表現的行為,或對於一件事情之所以發生,以主觀的感受與經驗來對這件事情發生的原因提出解釋。歸因的作法又可以分為兩大類:一種是將事情發生的原因歸諸於外在的環境,認為是情境(situation)使然,這是情境歸因(外在歸因);另一種是將行為發生的原因歸咎/歸功於個人的性格或條件,稱為性格歸因(內在歸因)。心理學家發現,人類在解釋他人的失敗時傾向使用性格歸因(內在歸因),而解釋自己失敗時喜歡使用情境歸因(外在歸因)。 這次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到底有沒有失敗,見仁見智,但結果不理想是不容否認的。馬英九歸咎於大環境,很明顯是採用了情境歸因(外在歸因);南方朔將選舉結果不理想的原因歸咎於馬英九個人的性格,則是典型的性格歸因(內在歸因)。 我認為這兩種檢討都沒辦法切中這次國民黨縣市長選舉結果不理想的關鍵。馬英九是執政者,當然該對大環境負責,將責任推給大環境當然是太過好笑;然而,改善大環境的責任都在馬英九一個人身上嗎?整個政府呢?國民黨呢?沒有責任嗎?說是馬英九的性格害國民黨選舉不理想,其實忽視了整個政府團隊和執政黨的責任!歸咎於馬英九一人與歸咎於大環境,其實都是偏頗的。 當然,有部分選民在過去三次選舉(2005年縣市長改選, 2007年國會改選, 2008年總統大選)之所以投給國民黨,是對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有所期待,然而選民慢慢發現,馬英九所領導的國民黨和中央政府並沒有比民進黨或以前的國民黨好,這就使他們失望,進而改變投票行為(不投票或改投綠)。整個政府和執政黨都應該檢討,而不應該推給馬英九一個人,否則選民只會對他們更失望。 觀察過去幾天政府官員和執政黨中央黨工的發言,跟該黨上次失去政權前夕的種種反應蠻像的,只能說:這群人還真是無期待可能性! 至於南方朔將馬英九比為崇禎帝,我也覺得不太恰當。大明帝國是漢人最後一個朝代(以後的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帝國,不算朝代),而明思宗崇禎帝是這個朝代最後一位真正管理全國的皇帝(後來的南明不算),因此漢人對他頗多同情;而政治智慧很高的滿人,也善加利用:一方面高舉他,說入關是為了滅流寇,為他報仇;一方面醜化他,說他人格有問題,太極端了(詳當年明月《明朝的那些事兒》柒,pp. 171-175)。 大明帝國的滅亡當然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推給崇禎帝一個人犯了過度簡化問題的謬誤。崇禎帝臨終前指責<諸臣誤我>和<是文臣人人可殺>,是他很沉痛的心得。事實上,在他繼位時的官僚體系已經到了十分僵化的地步,彼此掩護、遇事推諉、不負責任的情形,與今天的國民黨體制非常類似。崇禎帝之所以會有很多激烈的行為,某種程度也是被這群官僚給逼出來的一種反作用力。 然而,崇禎帝本人也真的有極大的缺點,把責任全部都推給官僚也不對,自己也該負責。金庸在他的小說《碧血劍》結尾有一篇<袁崇煥評傳>,對崇禎帝有評價如下:「在中國幾千年歷史中,君主被敵人俘虜或殺死的很多,在政變中被殺的更多,但臨危自殺的卻只有崇禎一人。由于他的自殺,後人對他的評價便比他實際應得的好得多。只因他不好酒色,勤于政事,後人就以為他本身是個好皇帝。甚至李自成的檄文中也說他并不真的十分胡涂,只不過受到欺蒙,一切壞事都是群臣幹的。只因他遺詔中要求李自成不要殺死一個百姓,後人便以為他真的愛百姓(難道他十七年中所殺的百姓還少了?),只因他說過“朕非亡國之君,諸臣皆亡國之臣”,后人便以為明朝所以亡,責任是在群臣身上。其實他說這樣的話,就表明他是合理的亡國之君。他擁有絕對的權力,卻將中興之臣、治國平天下之臣殺的殺、罷的罷,將一批亡國之臣走馬燈般換來換去,那便構成了亡國之君的條件。」 南方朔將馬英九拿來與崇禎帝比較,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崇禎帝是個非常勤奮的人,馬英九相較之下算是懶散。崇禎帝對大臣不留情面,說殺就殺,說換就換;馬英九對部屬犯錯幾乎是一味地護短,反而陳水扁在這方面比較像崇禎帝(崇禎帝在位十七年換了五十幾個大學士,陳水扁在位八年,換了七個行政院長)。 真要說馬英九跟崇禎帝有什麼類似之處,大概是在他們都自認為<朕非亡國之君>吧!?大明帝國之滅亡,責任不能全部賴給崇禎帝一人,官僚也有責任;國民黨這次選舉結果不理想,也不能把責任全部賴給馬英九一人,整個政府都有責任。但是,居首位者本來就得負起最大的責任,這也跑不掉!說<朕非亡國之君>跟<大環境對我們不利>,也都是推諉之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