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世紀美國占領, 託管, 以及讓台灣獨立的計畫

一、美國的臺灣佔領計劃與羅斯福的決策   美國人對臺灣感到興趣,其來久矣。早在19世紀美國人就發現臺灣的商業價值,到了20世紀則領教到她的戰略價值。1941年12月6日,珍珠港事件,日本同時進攻珍珠港、威克島、關島、中途島、以及菲律賓。轟炸菲律賓的飛機由臺灣起飛,迅速將呂宋島的美軍設施破壞殆盡,一個月後,美國駐菲陸軍大元帥麥克阿塞倉皇逃離。美國人開始注意臺灣的戰略地位(George H. Kerr , 5,11) ,於是開始蒐集臺灣的情報。1942年,美國陸軍部(G-2)完成臺灣島戰略測量。(ibid.,17)年底,美國軍事情報局將各情報單位年來對臺工作成果彙整為< <第一期情報摘要(The First Intelligence Briefs)>>。(費德廉,5-9) 1943年12月,美國政府在哥倫比亞大學海軍軍政學院設立一個研究中心,內設「臺灣組」。該組草擬了一套(十本)民政手冊、作戰地圖和一大集未經發表的資料,準備攻佔臺灣。(Kerr , 30,31)美國人也找來臺灣人替他們工作。 1943年夏,美國情報網與張邦傑及謝南光合作。(費德廉,12 -13)1943年11月,美軍開始在臺灣做空中照相。(ibid.,10,11)   1942年起,美國內部開始出現佔領、託管臺灣的聲音。7月,美國軍事情報局遠東部主管發表佔領臺灣的意見。從這個月底到1944年10月,美國軍事情報局提出一連串備忘錄,大意為:戰後美國應以「開明的自我利益」為依歸,對臺灣應予以特別的考慮,並由臨時託管機構掌握,但要給予中國有參與的機會。 (ibid.,20 -21) 1942年8月,美國雜誌< <幸福>>、< <生活>>、< <時代>>發表戰後和平方案,主張臺灣由國際共管。1943年9月,奪取及佔領臺灣的高層計畫首次在華盛頓傳開(費德廉,9) 雖然在1943年12月1日發表開羅宣言,規定戰後臺灣歸還中國;美國內部佔領臺灣的計劃卻未曾因此終止。   佔領臺灣,主要是美國海軍及美國國務院的意見。他們看重臺灣海洋戰略的價值。此地可以控制中國出海、掐住日本的補給線,又可以作為進軍東南亞的基地。上述專司調查臺灣情勢的哥大「臺灣組」,就是美國海軍的附屬單位。他們編民政手冊的目的,就是要教導美國佔領軍如何在臺灣遂行統治。1943年9月,美國海軍ESSEX級航空母艦開始服役,確立跳島戰略。12月2日,CCS第三百九十七次決議案( Specific Operation forthe Defeat of Japan ):「對日作戰之主戰場在太平洋,其他戰區悉應與之配合。」(Romanus and Suderland, 75.) 海軍愈發積極準備佔領臺灣。1944年六月,美國海軍提出在臺灣建立軍政府的方案, G. H. Kerr 提出 < >以及第二套民政手冊。(費德廉,14,15) 1944年秋,臺籍軍統人士劉啟光與美軍簽訂契約:劉提供幹員受美國訓練,一旦美軍登陸臺灣,劉部將負責宣傳美國佔領軍政策,並動員、組織、訓練臺灣群眾來建立一個有秩序的政府。(ibid.,19,20)   然而在太平洋戰區的美軍,除了海軍之外,還有陸軍。陸軍指揮官麥克阿瑟元帥於1941年狼狽逃出菲律賓,因此主張先攻呂宋,以奪回顏面,與海軍大起衝突。1944年2月,海軍指揮官尼米茲與麥克阿瑟就領導權的歸屬以及下一步的戰略( 究竟要先攻打臺灣還是菲律賓 )發生衝突。(Kerr,32) 3月11日,尼、麥達成協議:海軍將展開三方面攻擊,一面帶麥帥進入民答那峨,一面在呂宋島北部攻擊日軍,第三面則為海軍主力,準備佔領臺灣。(ibid.,32)1944年7月26日,美國總統羅斯福在火奴魯魯島,聽取尼米茲和麥克阿瑟「臺灣v.s.呂宋」的辯論。由於這年是總統大選年,美國民間支持麥克阿瑟的群眾之態度,足以影響選情,羅斯福為求順利連任,乃裁定採取麥克阿瑟的方案。(ibid.,32,33) 9月,美、英兩國會談,研究進攻日本本土策略。英國方面沒有意見;美國方面則陸軍與海軍相對立。海軍提案佔領臺灣、廈門;陸軍方面麥克阿瑟元帥力主奪取呂宋,反對海軍的臺灣佔領計劃,認為該計劃會與駐臺日軍及大陸來援的日軍激戰,犧牲太大。又與菲律賓不同,不能利用臺灣的友好人員,獲得戰鬥與設施上的援助。武器專家也認為,歐戰結束前,不可對臺灣、廈門用兵。麥帥力主不可放棄菲律賓,影響美國威信。   1944年10月3日,尼米茲奉命迂迴臺灣,在1945年1月之前攫取琉球。(Kerr,33)  1944年11月,哥大海軍軍政學院臺灣組解散。(ibid.,32)1945年6月,美軍佔領琉球,進攻臺灣一事已無必要。 二、戰後美國對台灣的託管計畫與台灣分離運動的淵源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美國並未放棄這塊土地。   1945年9月10日,美國戰略情報部(OSS)十五名軍官來台展開情報工作。(G. H. Kerr,64-65) 暗號為Canary(黃鶯計畫),任務是蒐集佔領軍政府所將面臨的各種問題之情報。 (費德廉, 21 -23)1946年1月至4月,OSS幹員在街頭訪問各階層的人對以下三個問題的意見: 臺灣人是否應繼續接受中國人統治? 是否要接受日本再次統治? 將來是否願意在聯合國的安排下,接受美國託管?調查結果,臺灣人不願接受中國統治,情願接受美國託管。這個舉動引起臺灣長官公署向魏德邁將軍抗議。(井出季和太, 201)。4月1日,美軍聯絡組( American Liaison Group )撤離臺灣,只留下領事館人員。   然而美國駐臺灣領事館所扮演的角色,卻私毫不遜於OSS。副領事喬治.柯爾( George E. Kerr )於1935年到1937年在日本研究日本政治與歷史,1937年到1940年來臺,表面上是臺北一中及臺北高校的英文教師,其實可能就是OSS派來臺灣的間諜。(黃紀男, 137)1940年到1942年,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究。 1942年到1943年,於美國國防部軍事情報總部。1944年到1946年,擔任美國海軍情報中心武官。熱心參與臺灣佔領與託管的計劃。由於他曾經在臺灣工作,人脈頗熟,對於鼓吹託管運動,甚為方便。 1946年初,柯爾說服黃紀男,臺灣先民離鄉背井來臺墾殖,其意義與「美國人移民新大陸之脫離英國而獨立一樣」,臺灣人的素質比中國大陸的人民高,並告知「目前臺灣有兩派嚮往獨立的人士,一為陳逸松所領導的『託管論』, 一為楊肇嘉領導的『臺獨派』」。(黃紀男,139) 黃紀男終成為柯爾的信徒,為美國託管的工作到處奔走。1946年6月,黃紀男以「臺灣青年同盟」名義提出一份請願書,要求柯爾轉交美國政府及聯合國,倡議臺灣獨立,並由聯合國舉行公民投票,成立如瑞士一般的永久中立國。(黃紀男,146.)   美國意欲託管的對象,其實不止於臺灣。1947年1月15日,韓國臨時立法院決議反對韓國託管,擴大反託管示威。2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由美國託管日本舊屬託管島嶼。美國藉由託管的名義伸張其勢力範圍,與蘇聯憑武力建立傀儡政權,並無二致。   1947年2月、3月,臺灣發生二二八事件,替託管運動製造進一步發展的機會。事件使得臺籍人士對國府的統治完全絕望,容易受託管運動影響,也使得該運動在臺灣和美國取得一定的正當性。事件過後,流亡海外的臺籍人士組成各種團體。4月,吳鎮南在日本橫濱創立「臺灣住民投票促進會」。 (史明, 1100) 5月,林白堂在日本京都成立「臺灣民主獨立聯盟」(ibid.) 5月30日,廖文奎、廖文毅、黃紀男等在香港成立「臺灣再解放同盟」。其中,「臺灣在解放同盟」最受美國人注目。廖氏兄弟出身雲林西螺望族,皆留學美國,廖文奎英文名 Joshua Liao,是芝加哥大學政治哲學博士,廖文毅英文名 Thomas Liao,是俄亥俄州立大學工程學博士,其背景本就使美國人信任,而黃紀男在該團體中的活躍,更使該團體進一步與美國方面密切結合。   1947年7月7日,魏德邁訪華,廖文毅向其提出「處理臺灣問題意見書」,表示「臺灣的歸屬問題,應在對日和約會議重新討論,但必須尊重台灣人的意志,應舉行公民投票來表決。但在舉行公民投票之前,應准台灣人脫離中國,而暫時置於『聯合國託管理事會』管理之下。」 (莊嘉農, 175 -177)9月,廖文奎,黃紀男在南京拜會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黃要求司徒支持臺灣獨立,司徒表示:「臺灣獨立是一條漫長艱苦的道路,但值得去奮鬥。」(〞The Formosan idependence is a long and hard way, but, worthwhile to struggle.")(李世傑,57) 10月,美國各通訊社開始根據廖文毅呈給魏德邁的意見書,宣傳臺灣分離運動。國府在臺特務機構調查後向中央匯報, 美國新聞處處長卡度(Cotlo) 是這個運動的牽線人,利用「聯總」或美國船隻,派遣情報員黃紀男來往穿梭於臺、日、京、港、日之間,從事活動。(莊嘉農,178,179) 卡度也一向致力於分離運動。他曾邀王添燈等紳士茶敘,談論自治與獨立事宜,王拂袖而去。(蘇新,112 - 113) 1947年10月15日,香港< <華商報>>臺北通訊稱:美國新聞處長卡度向臺灣某參政員表示,「開羅會議公報和波茲坦宣言雖然規定將臺灣歸還中國,但對日和約未締結以前,臺灣的歸屬實尚未確定。美國有意將大西洋憲章適用於臺灣,那個時後,臺灣人可以由自己的意志來決定臺灣的歸屬。」 (莊嘉農,178,179) 一方面主張託管,另一方面埋下「臺灣地位未定論」的伏筆。   卡度的活動引起國府方面密切注意。1948年3月1日,立法院長孫科在臺北召開記者招待會,表示:「有關臺灣要與祖國分離的意願的一貫故事是虛假的, 這些新聞記者『被那些傳播共產主義言論的人士所愚弄』, ....那位有關的人是臺灣美國領事館新聞處的一位官員。」( G. H. Kerr,  304 - 305) 卡度乃被調走。(莊嘉農,180 )  卡度被調職是美國方面改變戰略的分水嶺。美國前駐漢口新聞處長康理嘉(Richard P. Conniun) 繼任駐臺美新處長。抵臺後第三天召開全臺情報員會議, 檢討過去「託管運動」的失敗, 指示: 「今後不可再提『託管』,因為臺人排外性強,不能接受。臺人大多數反蔣,但又不願受外國人統治,所以利用台人的反蔣情緒,搧動『獨立』。主要的目的是使臺灣在蔣垮臺後,不致於淪入中共手中,為此,必須培養親美勢力,以控制將來臺灣之政權。以臺灣『獨立』為號召、組織群眾,進行反蔣運動, 同時製造反蘇、反共、親美的情緒。」(莊嘉農,180) 從此,美國對臺工作戰略由「臺灣託管」轉變為「臺灣獨立」。  1948年3月8日, 卡度在香港美國領事館召集廖文毅、黃紀男開會,授與新的工作方針。(莊嘉農, 180)4月5日,廖文毅以「臺灣民眾聯盟」主席的名義在香港發表政策綱領,名為「臺灣的出路」:「反對臺灣捲入中國內戰之漩渦,....(期待臺灣)永世中立,與世界各國和平共處,不參加國際間之糾紛及戰爭。」(莊嘉農,181) 7月1日,廖文毅派遣黃紀男偷渡日本活動。黃找到合眾國際社日本支社長Earnest Horbright ,由該社發表< <臺灣獨立宣言>>。黃並見到麥克阿瑟,遞交一份請願函。 (李世傑,62 -63)9月1日,「臺灣再解放聯盟」主席廖文毅向聯合國提出臺灣託管請願書。主張臺灣先脫離中國,暫置於聯合國託管理事會之下,在由全體公民投票決定臺灣的前途是隸屬於中國或獨立自主。(王育德, 254)9月份,「美國在臺灣的特務機關和『分離份子』竟捏造許多有名無實的團體和偽造一千多人簽署的『請願書』,派美帝的特務頭子莊要傳(據星期報導,他是臺灣銀行調查課長)及邱炳南(華南銀行的調查課長)兩人到港,與廖文毅等協議後,再派莊要傳赴日,向『盟總』提出」該文告之主旨為:「臺灣必須獨立,聯合國應在本年底以前派兵佔領臺灣」。(莊嘉農,183- 184 )10月1日,「這些國際陰謀者....在香港再捏造十個團體在德臣西報(China Mail)發表聯合宣言,請求盟邦出來處理臺灣問題,從南京政府手中救出臺灣。」(ibid.,185)  1948年年底, 中國大陸局勢顯得十分悲觀,共軍有席捲全國的態勢。美國高層開始認真考慮臺灣歸屬問題。11月,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 ( Joint Chief Staff)李海上將密呈說帖致國防部長轉函美國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指中國情勢日惡,臺灣澎湖各島之形勢,關係日本與馬來西亞半島之航路,亦控制菲律賓與沖繩島間之交通,如果落在不友好國家之手,美國遠東戰略地位將受損害,故美國無論如何宜用一切外交及經濟方法,使其常屬對美友好之政權。(梁敬錞, 306引 NSC-37; F.R.1949,Vol.9, 261 - 262. )12月7日,美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參軍 Fayette J. Flexer 抵達東京面見麥帥。「麥帥獲悉國務院少數高級決策官員,極為盼望他就華北共軍進展的抵抗一旦中止,臺灣政府一旦落入共產黨手中,則吾人在西太平洋的防禦計劃可能受何影響一節,坦誠提供意見。....麥帥立即陳言,顯然這個題目他已深思多時。他慷慨言論,從戰略觀點看,聽任臺灣落入敵手,將使吾人在遠東整個防線產生裂縫。沖繩將直接、持續受敵威脅,亦將難以防守。....值得注意的是,麥帥沒有表示美國需要在臺灣建立基地。他的關切,和國務院一樣,是不應讓蘇聯(或中國以外之任何其他大國)在臺灣建立據點,或利用島上設施。」( 海峽評論社,103 - 105 )   1949年1月14日,美國國務院代理國務卿羅伯.羅威特上呈美國總統杜魯門:「鑒於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認為,宜採政治、經濟措施防止臺灣落入共黨手中,國務院已就此一主題草擬一份方案,刻正由國家安全會議審定中。....如果中國共產黨企圖違背臺灣人民之意願,以武力犯臺,或者臺灣人民本身起事反對中國統治,聯合國將可以臺灣局勢已對和平造成威脅,或以臺灣實質地位問題為根據,有正當理由採取干預行動。印尼局勢可作為參考,聯合國的干預可透過澳洲或菲律賓政府出面要求為之,然後徐圖安排公民投票以決定台灣人民之意願。....美國尚未用盡一切政治途徑解決此一難局。它或許仍有可能鼓勵中國人成立一個非共的地方政府,自己促成臺灣免於淪入共黨控制。同時,美國亦應準備,一旦上述措施均告失敗,必要時即以武力干預。....宜以國際上可以接受之原則,即臺灣人民自決之原則,進行干預。」(海峽評論社,106 - 107)   1949年1月19日,美國國務院答覆李海上將,對其有關臺澎戰略要區的看法,表示同意。目前中國在臺之地位,尚只是事實上之佔領,臺澎國際之地位,需由對日和約解決。....美國亦宜扶持臺灣自主份子,俾其發動臺灣獨立時,可合美國之利益。(F.R.1949, Vol.9,273 - 275.)   1949年2月3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批准國家安全會議第三十三次決議案,交國務院彙總實施。該決議案認為,美國應於時機到來時,支持臺灣非共黨的政府。但宜告以對於大陸流亡,須加隔絕,對於臺政,須做善良管理,美國亦準備對臺作經濟自給之援助。但應注重臺籍人士之參加政治,同時美國應慎密維持與臺籍領袖之關係,俾於將來得用其自主之運動,以達美國之利益。(F.R.1949,Vol.9,281-282.)   1949年2月3日,美國國家安全會議函詢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萬一外交經濟方法均已用盡,而臺澎局勢尚難維護時,應如何辦理? 2月11日,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回答:臺澎之重要性,不如冰島,在目下美國軍力須備他處需要時,對於臺澎仍不主張使用武力,但可派遣少數艦隻巡弋或停泊臺灣港口,並陸地空中建立聯繫系統,以表示武力之存在。(F.R.1949, Vol.9, 284 - 286.) 3月1日,美國國家安全會議認為,參謀首長聯席會議所擬派艦巡邏及駐泊臺灣港口之辦法,既不足以杜絕共產黨之滲透,又妨及以政治或外交方法保全臺灣之措施,不宜辦理。又謂如需在臺灣用兵,則宜由多數國家共同參加,或由聯合國出面,交臺灣民族自決。( F.R.1949, Vol. 9,290 - 292.) 三 美國計畫驅逐蔣介石   正當美國高層考慮「無論如何宜用一切外交及經濟方法,使其(臺灣)常屬對美友好之政權」的時候,蔣介石卻正面地得罪了美國總統杜魯門。   該年年底,美國總統大選,國民黨公然表示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杜威(T.E. Dewey ),宋美齡且赴美國主持其事;然而選舉結果卻是民主黨的候選人杜魯門獲勝。國民政府雖調整方針,進行 China Lobby 的工作,由宋美齡領導陳之邁、俞國華等國民黨幹部於紐約孔祥熙寓所,每週召開作戰會議,拉攏美國參議員麥卡錫( Joseph MacArthy ) 、尼克森( Richard Milhous Nixon ),下議員周以德( Walter H. Judd )等人(Louis W. Koening, 348.),但蔣介石政府與杜魯門政府結怨之深,已無法化解。美國高層乃企圖排除蔣介石,另行扶持其他人士主持臺灣政局。   1949年2月14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參事莫成德(Livington T. Merchant)發現臺灣省主席陳誠係蔣介石親信,不能指望他會背棄蔣而奉行美國的意旨,乃欲薦孫立人為臺灣省主席。(F.R.1949,Vol.9,297 - 299.)孫立人將軍畢業於美國普渡大學、維吉尼亞軍校,與美國關係素來良好,曾獲艾森豪元帥邀請,赴歐洲戰場參觀。1947年11月,擔任陸軍訓練司令,於鳳山訓練新兵。1948年3月19日,孫立人將軍正式在屏東開始執行「中美軍事訓練計畫」。5月23日,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至臺灣訪問,由孫作陪。以孫立人留美的背景,又手握兵權,自然是美國方面很好的人選。1949年3月間,美國駐香港副總領事謝偉志(John S. Service)與美國大使館廣州代辦曾試圖安排廖文毅與孫立人的屬下見面。(黃紀男, 12)1949年4月,中共渡過長江,臺灣情勢危急,謝偉志又與廖文毅等人緊急密商,極力遊說並慫恿廖文毅派員返臺宣傳中共即將武力犯臺,要臺人先下手為強,宣佈臺灣獨立。謝偉志還保證,只要臺灣人能以武力佔領臺灣任一基地達一個星期以上,美軍將會登陸與以支援,反制國民黨軍隊,完成臺人之自治心願。(ibid.,227 - 228) 所欲動用的武力,不知是否與孫立人有關?   孫立人的政治頭腦恐怕不太好,至少無法掌握環境脈動。1949年6月3日,美國駐臺北領事艾德格( Donald Edgar )致電國務卿,告知「臺灣軍方現在已視彭孟緝站上風,孫立人暫時恐怕不能強出頭。」(海峽評論社,124) 6月12日,艾德格嘉致電國務卿,告知「孫立人說,此間局勢已經發展到人心思變的地步。他相信,陳誠如奉李(宗仁)總統要他卸職的命令,陳會退讓,蔣委員長亦無力阻擋。....他批評李宗仁迄今未採取斷然措施, 並且問起為何美方亦未訓令廣州美國使館人員促李迅速從事。 」(ibid.,130 - 131) 美國所借重於他的,不過是武力而已。他的軍隊敵不過彭孟緝,如何出頭?天真地低估蔣介石和陳誠,恐怕是他後來失去自由的主要原因。美國人找這種料子合作,無怪乎其謀不成。   而美國所信任的另一位國府高官吳國禎,也於此時來到臺灣。吳國禎十九歲清華學校畢業後,就被選送到美國留學。獲格林內爾大學學士、普林斯頓大學碩士、博士。回國後從事外交工作,並歷任漢口、重慶、上海等市市長,在國府中是有名的英美派、夫人派(國府對美工作由宋美齡主持)。吳氏於1949年4月29日拜訪美國駐臺總領事艾德格表示願意充當美國政府與臺灣省主席陳誠之間的管道。( D. M. Finkelstein, ) 他在這個時候出現,使美國方面又多一個人選。   然而國務院中,也有人不贊成扶植外省人。喬治.柯爾便是其中一位。他在1949年1月7日致函國務院遠東司長巴特沃斯( W . W. Butter- worth) ,申言「就美國計劃而言,一個由土著島民所提名的臺灣人傀儡政府將遠比一個由為臺民所憎恨、被中共追殺的大陸流亡人士所組成的傀儡政府,來得更有效率。」( A puppet Government of Formosans nominated by native islanders will be far more effective in an American Pro- gram than a puppet government by exiled mainlanders, hated by the Formosans and hounded by the mainland communists. )建議以林獻堂、楊肇嘉、廖文奎、廖文毅等人組成傀儡政府。( CUSDCFFIA, 894A, 00/1- 749 - CSBM )   1949年6月9日,美國國務院遠東司長巴特沃斯致函副國務卿,表示「在昨天午後召開的會議上,大家初步一致的意見是,為解決臺灣此一緊迫問題,聯和國可以採取的最有希望的行動是要求在今年夏初召開一次特別大會。同時美國應當就其立場提出一份完整的聲明,其中包括對於至少是部份地廢除< <開羅宣言>>的基本理由的解釋,並且明確說明,聯合國將要審議的行動是要求在該島舉行一次選舉,並由聯合國監督,讓臺灣人投票決定,在有資格取得獨立前,是要回到大陸去,還是要實行某種託管安排。」(海峽評論社, 124 - 125 )   1949年6月23日,美國國務院政策計劃處主任喬治.肯楠向國務卿提出PPS53號意見書,標題為:「臺灣意見」,主張「排除國民政府在臺之統治,代以暫時國際性或美國之管理,使臺灣居民有自由投票決定誰屬之權力。....宣播『臺灣在解放同盟』運動之資料,作為本問題討論之背景。請菲、澳、印三國,以中國之內亂將擴至臺澎,危及東南亞安定為由,要求聯合國依照憲章第一○八條規定,將臺灣過去獨立歷史及四南來國府在臺失政與臺籍人士自主要求,於一年內在臺舉行公民投票。....邀請孫立人將軍參加佔領軍的新政權。如他肯接受此任,則我們分化中國駐臺軍隊之工作,即告成功。....美國人士在接管行政時,應極力避免擔任使人注目之職務,我們的目的只在不使本島落入共產黨之手,我們使用間接而謹慎的影響力,比高壓片面之措施為佳。」(F.R. 1949, Vol.9, 369 - 371.)   此時蔣介石也有所警覺。6月20日,蔣接獲駐日代表團電報,知盟總有將臺灣轉交盟國或聯合國暫管之議,立即電復代表團,令轉告麥克阿瑟: 中國政府無法接受。 臺灣可能於短期內成為中國反共力量之新政治希望。 美國如承認中國共產黨,決不能化中共為狄托,亦不能範圍中共行動。 美國絕不可考慮承認中國共產黨,並應防阻他國承認,美國應協助中國反 共力量,並確保臺灣,使成為一新的政治希望。   7月10日,蔣介石至菲律賓與季卡諾舉行碧瑤會議。11日,蔣介石與季卡諾發表聯合宣言,號召遠東國家組織聯盟,抑止共產主義。  8月6日,蔣介石訪韓,與李承晚商談遠東防共問題。蔣之所以赴菲律賓和韓國訪問,可能是去疏通兩國元首,不要在聯合國提案,託管臺灣。   蔣介石的反應提到狄托,而美國國務院也一心想使中共迪托化,一如南斯拉夫,脫離蘇聯陣營。1949年,許多情勢助長美國國務院這一派的聲音。   6月1日,美國駐北京總領事克勒伯(Clubb) 電告國務卿艾契遜有關「周恩來新方針」:「昨日本管副武官巴奈特(David D. Barrett)自其至友某君由周恩來親信處,傳來周恩來密訊, ....周謂中共內部,在農村時代,對於工商業及國際關係政策,從無差異之意見, 今則有前進及激進兩派,前者以周恩來為首,後者以劉少奇領頭,兩派雖皆以建設中國為急務,而需要之外資,則周主向美請援,劉主向蘇俄,經過爭辯之後,前進派失勢了(但毛澤東未參加辯論)。 .... 周恩來深信美國如與中共合作,則可以軟化中共內部之意見,實行毛澤東之政策。」(F.R.1949,Vol.8,357 - 360)   8月29日,蘇聯祕密進行原子彈試爆。9月23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宣佈蘇聯原子彈試爆之事實。9月25日,蘇聯塔斯社報導蘇聯擁有原子彈之事實。 蘇聯擁有原子彈,則整個共產世界皆在其宰制之下。這無疑是中共所不能接受的。8月29日,狄托要求美國貸款援助南斯拉夫,以對抗蘇聯的封鎖。9月8日,美國提供南斯拉夫兩千萬元借款。9月27日,蘇聯廢除與南斯拉夫友好互助條約。9月30日至10月1日,東歐五國跟進。這些都發生在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之前,無疑會使毛澤東感到不快。   為了爭取中共,以國務卿艾契遜(Dean Achison)首的一派放棄臺灣。10月26日、27日,艾契遜主持遠東政策討論會,決定放棄以武力佔領臺灣之企圖,亦放棄以臺灣民族自決為由向聯合國申請託管之提議。(F.R. 1949, Vol.9,160,161.)「莫斯科與北京間之緊張局勢對美有利,對中共自主免其淪為蘇俄之衛星,亦為有利。美國宜加意擴大而利用之,但只宜引其自然發展,勿過牽強,炫露痕跡,轉生中共擺脫蘇聯控制之困難。」(海峽評論社,138 - 139)   12月23日,美國國家安全局提出48/1號案, 主張:「蘇俄是威脅美國安全的對象,....欲扼蘇俄必先奪取中共於蘇俄之手,欲弱蘇俄,亦必須先強中共。中共強,則蘇俄因肘腋牽掣之顧慮,其向外發展之壓力自輕;中共弱,則蘇俄於降伏中共之後,其向外壓力將不可制。蘇俄倘用其對待東歐衛星國家之道搾取中共之資源,中共與蘇俄之間,不久必生衝突。如此中共將成為蘇俄之負債而非資源。美國在近期內,誠然無法左右中共之內,但美國亦可憑其力量,影響中共與蘇俄之間的關係。美國如果公然以軍事力量佔領臺灣,則將顯出美帝之面目,....日本、菲律賓、沖繩島始為美國軍事之重點。美國自亦宜使用適當之政治的,心理的,一切方法,造出蘇俄與中共間的衝突,以及中共領導班子內,史達林派與其他派別之齟齬,而加以利用,但不可露出干涉之態度。」( 美國國防部 < < United States - Vietnam Relations, 1945 - 1967>>, Vol.8, 226 - 264.)   12月28日,美國國務院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巴特沃斯致函國務卿:「國務院和經濟合作總署都以為在目前已在進行的經濟援助計劃之外,再增加經濟援助的餘地不大。.... 在外交上,我們也看不出來還能怎樣加強援助。....至於提供軍事援助....中國人企圖把我們直接捲入內戰,並且利用我們的軍事人員,作為專門為他們請求援助的代言人。」( 海峽評論社, 142 - 144)   而國防部則持不同意見。8月19日,遠東第三艦隊增加在臺灣海峽的防衛兵力。12月27日,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致國防部長詹森備忘錄:建議指示美軍駐遠東總司令在第七艦隊的協助下,立即就首位臺灣抵禦攻擊所需要的軍事援助的性質與數量進行調查。(海峽評論社,141 - 142)      1950年上半年,美國方面決定放棄臺灣。   1950年1月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美國將不以任何方式干預中國目前局勢,或進行足以使美國牽涉於中國內爭的措施。美國對臺灣和中國其他任何領土,並無掠奪的計劃,美國也不需要在臺灣的特殊權利或軍事基地。杜魯門並特別聲明:美國在目前中國局勢中不擬使用軍事力量。不以任何方式干預中國的內爭。不予國民政府軍事援助和勸告,但將繼續給予有限的軍事援助。   1月12日,美國國務卿艾契遜發表「國防界線(Defense Perimeter)」演說: 蔣介石之失去大陸,是由於其人民之委棄,而不由於其兵力之不足。 中國人民民族意識已甚強烈,誰說親蘇,誰就是中國的敵人。 美國太平洋防線是從阿留申群島經日本、沖繩而至菲律賓。      4月14日,美國國務院根據杜魯門一月五日聲明規定,凡中華民國政府在美國自款購買之武器與軍火,一律停運停交,即使是在1947年、1948年即已定案者,亦在此限令規範下。   5月17日,美國駐臺代辦向國務院報告,臺灣氣數已盡,建議撤僑。5月19日,美國國務院同意撤僑。   5月20日,美國國務院祕密向菲律賓詢問,是否願意接受蔣介石及其高級幕僚至菲避難。 5月30日,魯克斯約集國務院同僚於私寓,推杜勒斯於六月二十九日至臺灣見蔣介石,告訴蔣臺灣陷落必不可免,要蔣介石自行向聯合國提出託管臺灣,由美國武力保護。   6月25日,杜勒斯尚未抵達臺灣,韓戰爆發。 美國重新安排整個佈局。6月27日,杜魯門命令第七艦隊防衛臺灣海峽,制止此一區域發生任何戰事。蔣介石政權因得保全,臺灣也未交給中共。美國仍不斷想控制臺灣政事,然而在蔣介石站穩腳步之後,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