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 political scientist's home
  • 417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國民黨逃來台灣的準備工作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蔣介石通知陳誠,「決任弟為臺灣省主席,望速準備。」一九四九年一月三日,又電催:「如何不速就職,若再延滯,則夜長夢多,全盤計劃,完全破敗也。」(陳誠,p.16)五日,陳誠就職。十五日,蔣介石電令:所有中央駐台各軍政機關人員,及駐臺之海陸空軍統歸陳誠指揮監督,以一事權。(吳錫澤,p.99)二十一日,蔣介石「引退」。五月二十六日,蔣介石來台定居。十二月七日,國府遷都臺北。十二月十五日,任命吳國禎為臺灣省主席。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行視事」。陳誠治臺不滿一年,其重要性卻無以倫比,蓋其種種作為皆是為遷臺工作做準備也。   一九四九年二月十八日,臺灣省政府頒布「臺灣省入境軍公人員及旅客暫行辦法」,實施入境管制。「入境辦法最大的作用,及在一方面防止共諜的潛入,使中共的滲透戰術無法施展於臺灣,同時並預防人口的過分增加,以減輕臺民的負擔。」(陳誠,p.43)這裡所謂的「預防人口過分增加」,相當程度還指對撤退來台的軍隊加以篩選。「對從大陸敗退來的幾十萬殘兵敗將,....不准他們登陸,留在外洋,統統繳械,經嚴格審查後,官兵分開,重新統一編制,以防派系在軍隊中再起。」(郭緒印,p.664)   此外,陳誠還採取行動,提防共黨。一九四九年五月一日零時起,實施全省戶口總檢查,開始掃紅。五月二十日,宣布戒嚴,自此臺灣長期處於戒嚴體制之下,直到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方纔解嚴。   對於校園,也加以整肅。「此則採取殺雞用牛刀之方法,效果顯著。臺灣於一九四九年四月之初及暴露學潮正在醞釀。臺灣省立師範學校部份學生,竟爾開始張貼標語,散發傳單,顯然旨在鼓動學潮,破壞社會秩序。主席(陳誠)邀我(浦薛鳳,時任臺灣省政府秘書長)密商,預定方略。四月四日與五日兩天晚上,陳氏(陳誠)先後約集臺灣大學傅校長斯年、教育廳副廳長(廳長許恪士兄適在病中)兼師範學院謝院長東閔及予(浦薛鳳)詳細確實會商,咸認不能再蹈大陸之覆轍,如稍放任,勢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故決定貫徹取締。四月六日早晨命令師範學校即日停課解散,所有學生,一律聽候重行登記,違者除名。傅校長斯年兄徹底贊同此一辦法,並答應合作,謂臺大學生如有響應表示,亦將同樣處理。」(浦薛鳳,p.p.56 -57)逮捕師院學生兩百餘人。從此臺灣近四十年不曾發生學運,校園蟄伏。   陳誠一方面進行整肅,另一方面也從根本處防共。鑑於中共以「土改」為口號來吸引佔全中國人口中最多數的農民,得以席捲各省;替蔣介石鎮守臺灣的陳誠也必須提出對策,以爭取農民。一九四九年三月一日,陳誠主持臺灣省全省行政會議時便特別提出,將推行土地改革政策,首先將從「三七五減租」著手進行。三月十四日,省府公佈「臺灣省私有耕地租用辦法」。二十二日,公佈「推行三七五減租五要點」。四月二十三日,宣布三七五減租自該年第一期到做起普遍推行。依照這些規定,凡屬出租耕地之地租,一律限制其最高額,不得超過耕地正產物全年收穫總量千分之三百七十五。此舉造福了人數眾多的佃農,使中共的宣傳攻勢無用武之地。   為了穩定農民,還採行了相關的措施。首先是廉價配給布匹,農民每換取硫酸肥料一百公斤,隨同配售原白布一百碼,每碼配售價格為舊臺幣八千元,比市價便宜四萬兩千元。又廉價配售食鹽,五月份至七月份每擔售價六百五十一元,僅及日據時期之24%。廉價供給肥料,以稻穀交換化肥。強制收購大戶繳納餘糧,以平穩糧價,再以低價供應糧食,軍公教及礦工食米價格,僅及市價之15%。   對於地主,則以地方自治來加以收買。一九四九年三月一日,陳誠於全省行政會議上表示,將推行地方自治,希望做到縣市長民選。一月二十八日,省府通過「臺灣省地方自治研究會組織規程」。八月十五日,該會正式成立,十月十九日結束,共招開十次會議,擬定「本省調整地方行政區域案」、「臺灣省縣市實施地方自治綱要草案」、「臺灣省縣市議員選舉罷免規程草案」、及「臺灣省縣市長選舉罷免規程草案」。給予地方人士參政的希望,對於鞏固政權,有一定的助益。   新臺幣改革,則意在穩定金融。六月十五日,省府頒布「臺灣省幣制改革方案」、「新臺幣發行辦法」及「新臺幣發行準備監理委員會組織規程」,實施幣制改革。舊臺幣四萬元折合新臺幣一元,新臺幣五元折合美金一元。十月二十日,公佈「取締擾亂金融平抑金鈔波動辦法」,規定擾亂金融情節特別重大者得處死刑。   一九四九年四月,省政府財政廳長嚴家淦與美國簽訂協議,取得價值美金四百二十五萬元之美援肥料。六月二日,「臺灣區美援聯合委員會」成立。十一月,美方指派穆懿爾博士為駐臺首席代表,穆氏於一年後出任美國經濟合作總署中國分署署長。   除了穩定幣制,爭取美援之外,陳誠也大肆整頓公營事業。一九四九年六月十日,成立「臺灣區生產事業管理委員會」,取代經濟部資源委員會在臺的一切職務,統管臺灣所有國營、國省合營、省營、及私營的企業。此時資委會主委孫越岐正積極密謀投共,臺糖總經理沈鎮南且曾赴香港與之聯繫,生管會的成立,可謂切斷亂源。   此外,陳誠也推行計畫教育,「使當前教育與反共國策相配合,以發揮教育之最大功能。」(陳誠,p.25)實行五年義務教育。一九四九年間,全省國民學校共增加九百班,各省立國民學校增加四十班,各校並試行二部制,增加學生名額。   陳誠在臺不到一年,奠下相當穩固的基礎,營造出一個基地,使蔣介石得於大陸潰退後,得一安身之所。陳誠於蔣氏,貢獻頗鉅;蔣氏待之亦不薄,一九五○年三月四日,任命之為行政院長,後又給予副總統的高位,死後亦備極哀榮,與陳立夫、陳果夫、宋子文、孔祥熙、戴笠等蔣介石舊臣相比,可謂天壤之別矣。   回顧陳誠一生:少年家境困苦,老家青田乃窮鄉僻壤。為求溫飽而去從軍,半生戎馬,乃蔣介石手下三大虎將之一。中原大戰時,曾解南京之危,保住蔣家江山。西安事變時,又與蔣氏共患難。再加上陳夫人譚祥女士乃宋美齡的乾女兒,姻緣由蔣氏夫婦所決定,親上加親,成為蔣介石的女婿。他來臺灣是為蔣介石鋪路,十足欽差大臣的威勢。上任後十天,蔣介石便電令一切在臺軍公人員悉歸其統一節制。他也一樣就任警備總司令,卻握有實權。身兼臺灣區生產事業管理委員會主委,不但取代了資源委員會在臺的一切職掌,又握有大量後送來臺的物資。中央銀行存在上海的黃金,幾乎都運抵臺灣,使他能放手實施新臺幣改革。他還兼任國民黨臺灣省黨部主任委員,而併入國民黨的三青團本來就是他手下的團體,不可能也無力攻擊他。他主臺時間固然甚短,而權限之大,恐怕是空前絕後的。細究其故,毋寧是以全權大臣的身分,替蔣介石打理一切,狐假虎威,而百獸蟄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